<
火爆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2694章 试炼之于焰炎 (十五)
    第2694章 试炼之于焰炎 (十五)

    与此同时(?),大不列颠,爱丁伯尔格的老城区,某个漆黑的巷角里。

    中年人点了一根烟,在潮湿又阴寒的夜色中静静地等待着。烟头上发出的红光是这个黑暗小巷里的唯一光源,隐约映照出周围的腐朽与颓败。

    有另一个影子在小巷的上方出现,悄无声息。然而黑铁骑士佩特鲁斯早已察觉到对方的接近。

    "怎样?"大叔问。

    "半小时前在七区探测到一个反应。"那个神秘的身影回应道:"虽然无法测定到精确的位置,但我们已经把整个区域包围起来,密切监察着。相信不久就能找到[深海之歌姬梅尔莎]。"

    "很好。去做吧。"佩特鲁斯低哼:"等这事完结之后,分给你们的那份自然不会少。但一定要注意低调行事。歌姬大人是极其重要的人物,这牵涉到大不列颠与冰岛的外交关系。你们绝对不能伤她半根寒毛,懂了吗?"

    "遵命。"黑影瞬间消失。

    佩特鲁斯深吸一口气,他嘴中叼着的香烟剧烈燃烧,瞬间消去一大截。他吐气,烟雾弥漫,盖住小巷中的腐败气息。

    然后他自言自语道:"那么接下来既然都过来爱丁伯尔格了,就顺便去探望一下吧。"

    十分钟后,爱丁伯尔格城内某间医院。

    "嗨,大叔!"佩特鲁斯推门而入时,病房内一名小女孩正在读着绘本。她显得很高兴,热情地向佩特鲁斯招手。

    "嗨,苏菲亚。"黑铁骑士答道:"最近有乖吗?有按时吃药?"

    "当然!"小女孩答道。此时她已把绘本放下,一手还在下意识地整理着她的双马尾辫子,似乎认为这个动作能让自己更有女人味。

    "呵呵呵。"大叔一边笑着一边放下果篮,篮子里的全是苹果,还有一束十九朵,粉红色的康乃馨。他顺势把花置入床边的花瓶中,鲜花传出淡淡的芳香,在病房中飘荡。

    "那么大叔也该回去了,有空再来看望你。要乖哦。"佩特鲁斯说。

    "什么?这就要走了?"小女孩撅着嘴:"不能多留一会儿吗?苏菲亚还打算让大叔读绘本里的故事呢。"

    "下次吧。"中年黑铁骑士耸肩道:"最近忙,今天还是因为工作需要才到爱丁伯尔格来的。"

    他深情地看着小女孩:"再耐心等一会儿吧,苏菲亚。等大叔存够了钱,就可以让你动手术了。然后你就能像个普通的孩子那样到处去玩,再也不用委屈留在这种病房里。"

    "嗯。"小女孩点头道:"苏菲亚会耐心的。大叔也要注意身体,别太过操劳了哦。"

    "自然。"黑铁骑士佩特鲁斯摸着胸口的镀金假勋章,笑道:"大叔可是黄金骑士,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我的。"

    在其他人的眼中,他或许只是个无耻的痞子,是个油腻的中年大叔。但在这名小女孩的眼中,佩特鲁斯是勇者。

    ------哪怕,他只是镀金的勇者。

    不知道过了多久,艾尔伯特睁开眼,只觉得神清气爽,仿佛一觉睡到大天亮。

    不对。他刚清醒心里就大惊。为什么会"神清气爽"。他原本只是打算睡上十分钟左右而已啊。能这么神清气爽,该不会是睡过头了,睡了好几个小时?

    "嗯?!"虎人青年于是惊慌地跳起来:"糟糕!现在是什喵时候了?"

    "吵死了。"在一旁闭目养神的卡斯特罗答道,捏着拳头满脸怒气地站起来,仿佛想朝艾尔伯特的脑门上来一拳:"才刚休息一会儿,马上就蹦来跳去的,你不累吗?"

    "哈?"艾尔伯特愣了一愣,没听懂卡斯特罗的话。他看到天色还是黑的,急忙追问:"等等。现在是几点?我睡了多久?难道一阵天都过去了?昨天的大狩猎祭怎喵样了?"

    "你睡糊涂了?"卡斯特脆地在艾尔伯特的头上砸上一拳:"能过去多久?你才安静了不够一个小时。现在还是晚上九点而已。"

    "你开玩笑吧?"老虎摸着头上肿起来的包,又在检查自己的身体。

    他觉得神清气爽,应该不是错觉。而且原本肌肉酸痛的身体也逐渐恢复到常态。这怎么看都不像区区一小时的休息能够达到的恢复效果。然而卡斯特罗不会也没必要骗他,天空中也依然洒落着艾尔伯特之前人工制造的冰雨,那份凉快的感觉甚至还在。虎人青年自己创造出来的冰雨,自然知道这场雨大概只能维持两三个小时。既然雨还在下,证明艾尔伯特真的没有睡多久。

    好奇怪。太奇怪了。最近一直东奔西跑,艾尔伯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上一觉了。但现在他只是睡了一小时,身体却恢复如初,精力充沛,仿佛睡足八小时甚至十小时,简直不科学。难道卸除[封魔手镯]之后的他,回复力已经提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水平了吗?但身体的恢复还能说得过去,精神力的恢复真会受到[封魔手镯]影响?

    "所以你到底睡不睡啊?"卡斯特罗看着在雨中活蹦乱跳的艾尔伯特,不禁吐槽道:"不想睡觉的话就别在这里吵着别人休息。大家还要准备接下来的[大狩猎祭呢]。这个给你,然后给我滚一边去。"

    他扔给虎人青年的是一只皮袋的水。这水自然是用存在利沃夫的容器新鲜接的,是天上的冰雨落下形成的饮用水。那只装满水的皮袋在卡斯特罗的怀里捂了一段时间,从原本的冰凉转变成带着余温。但正是这样的水,喝下去才不容易肚子疼。

    因为卡斯特罗又一副想要打人的模样,而且其他几名特g级猎人大师也围绕着尼特罗会长在盘腿冥想休息,艾尔伯特在这里吵吵嚷嚷的确实不合适。他只好拿着那袋水往外走。

    "喵~"艾尔伯特刚走开,尼娜抱着的小猫穆特就腾出一只手在半空中挠挠,似乎想让艾尔伯特留下。

    "我去去就回来。"虎人青年却说,"穆特你老实待着,别闹事哦。"

    "喵!"小猫不满地哼叫了一声。那完全是一只野兽,它的行动并未夹带穆特本人的意志。

    穆特变成了猫。他睡上一小时就神清气爽。利沃夫差一点就因为某位叛徒的背叛而全灭。总觉得最近发生的一切都太离奇了,让艾尔伯特摸不着头脑。总之先返回大厅那边看看吧。或许有什么他能帮上忙呢。

    "嗯?你怎么"还没有走到中央圣殿的大厅,有一名猎人就和艾尔伯特擦身而过,而且一脸好奇地看着老虎。

    "怎喵了?"

    "额,没什么。别在意。"对方没有解释,继续往前走去,毕竟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忙。

    古古怪怪的。老虎皱着眉走进大厅。

    他刚进去的瞬间,马上就有好几十名魔兽猎人一脸诧异地转头看着他。

    "什喵?"艾尔伯特更奇怪了。

    猎人们没有回答,耸了耸肩就各忙各的去了。于是有好几道青筋在艾尔伯特的额角冒出。大家都神秘兮兮的,到底搞什么鬼啊??

    然而他并不需要多久就找到了谜团的答案。人们的反应如此奇怪,是因为------

    有七个"他"在大厅里睡着了。

    这七个艾尔伯特,自然全是艾尔伯特的分身,而且他们此刻还在呼呼大睡着,身上的颜色很奇怪地变淡了很多,包括他们身上穿的衣服。大概是躺在大厅里睡觉很碍事,其他人就把这七个艾尔伯特搬走,如同货物般在大厅的一侧堆放起来。他们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呼呼大睡,看起来好丢人

    这是怎么回事?艾尔伯特纳闷了。那些是他的分身没错。但他的分身们在睡觉,他的本体却清醒着,而且也没在控制这些分身。

    看样子这些分身是他上次召唤出分身清理战场时留下来的,那时候他在极度疲劳的情况下还勉强使用分身,让这些分身们到这个大厅里来,给这里被击倒在地的猎人们解毒药。这件任务完成的瞬间,艾尔伯特的本尊就累得睡着了。大概是他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忘了让所有分身消失,所以这些分身就留下来了。

    按道理说,分身术是一种[术],必须在他有意识的时候才能使用和维持,他失去意识的瞬间,分身术就该解除了。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难道艾尔伯特对分身术的理解是完全错误的,这其中有着什么天大的误会?

    虎人青年过去摸了摸他的其中一个分身。那些分身在熟睡的时候仿佛身处另一个次元,艾尔伯特的手从分身的脸颊边穿透过去,根本摸不到。

    好奇怪。太奇怪了。老虎开始混乱了。

    艾尔伯特的[分身术]的本质是[第四奇迹---卡玛(命运)创造]。他用[第四奇迹]让自己的存在(卡玛)膨胀,然后把别的平行世界里的艾尔伯特拉过来为己用。以这种方式创造出来的分身们,只要在艾尔伯特的控制范围内,都受到本尊的意识控制,而且分身们没有自我意识的。他就像控制着一群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棋子"那样,下适当的命令,让分身们去执行。

    然而他现在并没有给这些分身下命令。他们没有接收到命令就在沉睡。而且很有可能,正是因为分身们在沉睡,艾尔伯特的本尊才变成这样神清气爽,仿佛已经休息了好久(而且还一直在休息中!)。

    他如今处于一种既是 [清醒] 又是 [熟睡] 的状态,他的分身们在代替他睡觉休息。

    ------天下间没有比这更奇怪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