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爆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2706章 百年孤寂 (三)
    第2706章 百年孤寂 (三)

    公元 1431 年 5月31日,法兰西,鲁昂。

    一名身穿男装的少女被关押在囚车中,朝鲁昂的老集市移动。她面容憔悴,因为在之前的审讯中她被严刑逼供,最终在被用利刃抵着脖子的威胁下,签署了一份公开弃绝书(无条件认罪书),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讽刺的是,目不识丁的她甚至连公开弃绝书上写的条款都看不懂,就草草地在其上按下了血指引。

    这固然不是一场公平的审讯。然而由罗马教廷主持的公开审讯,又有多少次公平过?

    围观的法兰西的市民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在审讯庭外为少女喝倒彩。这些愚蠢又迷信的暴民认为教会就是绝对的正义,只要教会认为少女有罪,她就是有罪的。人们可以无视教会生搬硬造的证供,可以无视逻辑混乱的证词,可以无视教会的人对少女不讲道理的拷打,甚至可以无视少女从开始到最终都坚持自己无罪说辞。

    愚民们无视这一切,他们甚至忘记了这名少女就是当初带领整个法兰西反攻英军侵略者,最终让水深火热的法兰西恢复自由的女英雄。他们也忘记了少女当初为击退英军而付出的一切努力,流的每一滴血。

    他们什么都不懂,他们只知道信仰他们的神,而教会就是神的唯一代言人,教会就是真理。教会说这名少女是魔女,教会认为这名魔女滥用上帝的名义来行恶。教会说这名少女罪大恶极,应该判以死刑,所以她必须死。

    而处死的方式是烧死魔女们常用的---------

    火刑。

    去往刑场的路上站着无数围观的人们,其中一些暴民更加把手中的烂蔬菜臭鸡蛋扔向囚车中的少女,以此来侮辱她。而少女习惯性地闭上双眼不断祈祷,仿佛这样做就能将世界隔绝。

    磅!!然而前路上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押解囚车的士兵们也警惕地抽出剑刃,以防有人来劫囚车。囚车的前进速度自然放缓了。

    约半分钟后,一名骑士走向囚车旁的骑士长:"报告长官,前方无异状。巨响的原因是一栋老旧建筑物的倒塌,如今士兵们已经加快速度清理倒塌建筑物造成的障碍,我们马上就可以通过。"

    "很好。"骑士长点头道,"传令下去。保持警戒,继续前进!"

    那名传令的骑士于是摘下头盔,大喊道:"保持警戒,继续前进!保持警戒,继续前进!"

    摘下头盔的骑士是一名金发小青年,年纪大概不到二十岁。他转眼看了一下囚车中的少女,而少女也因为刚才的事件而中断了祈祷,自然地睁开眼看到了少年。

    然而她无动于衷,伴随着囚车继续移动而再度闭上双眼,开始祈祷。

    "哼嗯。"金发少年冷笑,同时走向中队的后列,一边装作传令状,一边远离囚车。

    囚车继续前进,而那名金发少年却从队列里离脱,最终混入人群内。明明有士兵离开押解囚车的队列,其他士兵却无动于衷,仿佛这是理所当然。

    混入人群之后,金发少年小心地穿越人群,最终走进小巷内。离开人们的视线以后,原本身穿骑士套装的他摇身一变,已经变成穿着平民布衣的普通市民了。一只白鹦鹉落在少年的肩膀上,用几乎没有人能听见的音量小声说:"试验成功,看来幻术的效果十分完美。"

    "嗯。感谢你提供的血。"金发少年低声说:"现在去刑场吧。"

    "什么时候动手?"白鹦鹉又问。

    "呼嗯。"金发少年却没有回答,穿越小巷,径直走向集市中央,那预定的刑场里。

    广场内,是一个巨大的木架子,其外围一圈堆满了稻草。一切都被设置得极其易燃,以确保一把火点燃之后,能把囚犯彻底地烧成焦炭,必死无疑。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完全看不出任何中途下雨的迹象。大概是有专门预测天象的人才,从一开始就判断出今天的天气,才会选择在这种日子动手。不管怎样,少女难逃一死。她被押解到广场中央,很快就被士兵们绑在火刑柱上。士兵们也排成一圈警戒着外围,以确保没有任何人能够中途劫刑场。

    刑场上,神父被安排到少女身旁作最后的祈祷,以期望少女死后的灵魂能顺利升天。然而这神父也只是随便走形式地祈祷了一下,他的祷词充满敷衍,声音更被广场上的市民们的喧哗声轻易覆盖。在这一轮走形式的无心祷告之后,少女已经准备好去赴死。她向神父索要了一个小小的木制十字架,并把它挂在胸前。

    金发少年混在人群之中,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一名刽子手带来火把,开始把广场中央的稻草点燃。稻草围着火刑柱一整圈,火刑柱中心却并没有引燃物,于是那一圈的火墙便缓缓升起,从四方八面包围了在火刑柱正中心的少女。少女开始发出低吟。她不会马上被大火吞噬,而是在一圈火墙的正中央被高热慢慢烤熟,极其痛苦地死去。这就是罗马教廷的做法,异端审判官烧死魔女时的惯用手法。

    士兵们又加强了警戒,在外面围城一圈的他们高举盾牌和长矛,防范一切可能靠近的人。市民们则从十码外远远看着这一切,一旦有人敢越线靠近,弓箭手们就会马上警惕起来。

    这根本是滴水不漏的刑场,任何人都不可能从这种配置之中救出那名被火烤的少女。金发少年还是在看着一切,无动于衷。

    火焰烧得更为。情报量决定性的不足。必须想办法搞到更多的情报,才能把贞德从不利的处境救出来。想要在这个世界里获得情报,光靠亚瑟一个人简直束手无策,默林的支援是绝对必须的。

    然而默林从一开始就被亚瑟命令去帮助伊莱恩。伊莱恩降临这个异世界的时间和地点都无法确定,默林只能全力去照顾那个迷路的小迷糊,到现在甚至都未能和亚瑟取得联络。

    只能耐心等下去了吗。

    就在骑士王纳闷的时候,远处屋顶上突然跳落一直乌鸦。那只乌鸦用红红的大眼睛观察着亚瑟,突然转身跳跳跳地往巷子深处移动。

    骑士王于是加快脚步跟上。乌鸦跳着跳着开始扇动翅膀飞起来,一直带领亚瑟往城东某处移动。

    亚瑟跟随乌鸦,很快就到达了一栋和其他建筑物隔绝开来的旧谷仓。鲁昂的市民们此时还忙着去围观"魔女"的死刑,谷仓附近自然没有半个人影。亚瑟于是大胆地推门进去,刚进去就被一股强烈的味道刺激得差点吐出来。

    "旁边的桌、桌子上有蒙面的布料,戴、戴上可以遮挡臭味。"谷仓中一个声音说道。

    亚瑟轻轻一皱眉,不假思索地走向旁边的桌子,取过一块布料。那是一种涂抹上特殊除臭粉末的细部,布料本身相当精致,算是合格的过滤布了。亚瑟把它绑在脸上作为面罩使用,空气中那个特殊的臭味马上被中和了。

    "你需要吗?"亚瑟知道龙类的嗅觉特别强大,不禁问晓星。

    "不用,我把呼吸系统遮断了。"晓星却说。龙类几天不呼吸都不会死。

    "也罢。"亚瑟于是大胆地走进那阴暗的谷仓内。

    在那里,一名身穿黑衣的大汉正在摆弄着什么。那一具具已经开始发出味道的、整齐排列在桌子上的人类遗体,正被那名黑衣黑手套的大汉处理着。他一边轻微颤抖、一边娴熟地把那些遗体剖开,取出其中的脏器,放进某种暗绿色液体之中泡着,似乎作研究用。

    等亚瑟走得足够接近的时候,大汉才停下来手脚,转身看着少年。

    "你在这里干什么,伊莱恩?"骑士王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