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爆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2720章 百年孤寂 (十七)
    第2720章 百年孤寂 (十七)

    "使魔吗。"亚瑟看到那只外貌不寻常的老鼠,马上明白了一切:"是巫师还是魔术师,让这只老鼠感染了黑死病,再带到村里去的?"

    "大、大概是。"伊莱恩点头道:"这是我刚、刚才在村子里找到的。好、好多次了。被疫病袭击的村子都找到了这个。而且不止一只老鼠。大概是,多、多次的袭击,以确保村子全灭。"

    所以,恶意散布疫病这不仅一次,而是三番四次用携带疫病的老鼠给村落带去黑死病,以确保村子全灭。性质极为恶劣。

    听到这里,戈夫的脸上满布阴霾,神情恐怖得就像想杀人。伊莱恩正在给亚瑟手臂的伤口缝针,他下意识地挪了挪身子,躲在亚瑟身后去了。

    "喂喂,你这样怎么给我缝针啊?"亚瑟抱怨道。

    "噫"伊莱恩又挪了回来。

    "有头绪吗?"戈夫追问:"到底是谁在恶意让疫病蔓延?"

    "不、不知道。调查好久了。"伊莱恩摇着头,他有点怕戈夫。那名满脸烧伤痕迹的大汉现在还一脸凶恶。

    "是吗。"大汉逐渐收起脸上的恐怖表情,继续集中精神去烤肉。此时鹿肉算是烤好了,戈夫转而看了一眼那头被亚瑟砍头的死老虎,问道:"老虎肉也要烤?那东西的肉又酸又骚,很难吃的。"

    "你有什么好建议?"亚瑟不动声色地问。

    "虎皮倒是好东西,"戈夫说:"这样吧,这头老虎我要了,我用家里制备好的等量的肉干和你们换------附带刚猎到的三只野兔。于你们而言,应该是场不亏的交易。"

    "就按你说的去办吧。"亚瑟说。能拿到现成的肉干自然是求之不得,可以省去制备肉干的时间。如此一来,继续航程所需的食物便有了保障。

    "好,好了。"伊莱恩虽然看着笨拙,手脚倒是十分麻利,只用了不到两分钟就给亚瑟的伤口缝合完毕。他用特制的泡过烈酒的棉线,牢牢地把伤口裂开的皮肉固定好,然后又淋上烈酒消毒,最后用纱布给亚瑟包扎好。

    "以陛、陛下的恢复力,两天左右就能拆线吧。"伊莱恩没头没脑地说。

    "陛下?"戈夫把这一切听在耳里。

    "别在意,这小笨蛋总在犯迷糊。"亚瑟忙岔开话题道:"总之,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戈夫?是继续躲在这种地方,以逃避教廷的追捕吗?如果你安静低调地生活,说不定能继续躲个十几年。但一直躲下去,也不是办法。"

    "是的。"戈夫叹道:"但现在的我确实没有足够的力量与教会抗衡。教廷十字军的威胁已经很大了,在这之上还有教皇专属的 [教宗骑士团]。那是一群怪物。"

    骑士王眯起眼睛试探着问:"以你的观点看来,教宗骑士团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我这样说吧。[教宗骑士团] 每一位成员都是从[教廷十字军]的精英里选拔出来的。[骑士团]虽然只有六十人不到,其中每一名骑士却拥有 [十字军] 队长级别的实力。这样的怪物有近六十人。而[骑士团]里四名队长更加是怪物中的怪物,一人抵十个 [十字军] 的队长。"

    亚瑟一笑:"感谢你。这是相当有用的情报。"

    "所以你到底打算干什么,亚斯兰大人?"戈夫也试探着问亚瑟:"该不会打算与教会为敌吧?打算夺回圣女贞德?"

    亚瑟的脸色突然变了:"你为什么知道这个?"

    "教会抢夺圣女贞德的计划,在几年前已经存在。"戈夫眨了眨眼:"那个时候我们就知道[亚斯兰大人]和[圣女贞德]有关联。贞德好像还称呼阁下为[米迦勒大人],把你当作[使徒]看待,对吧?"

    亚瑟以为自己的身份隐藏得很好,其实教会早就注意到了。

    不妙啊,太不妙了。从一开始亚瑟就是以[亚斯兰]的身份进行这趟旅程的,他乘船去那不勒斯的举动说不定早被教会知悉。这样一来即使故意绕远路也没用,他进攻教会的意图依然会败露。说不定早就有一支军队在那不勒斯等着他,他们一行人刚下船就被教廷十字军甚至教宗骑士团围攻!

    事态居然已经紧急到这种地步,必须马上想出对策。不。后备的计划早就有了,亚瑟只是不太想把它拿出来用。可是现在没有选择的余地,就这样乘船去那不勒斯,肯定是死路一条。

    "伊莱恩,"亚瑟于是说,"接下来我和我的队伍会下船,从这里北上去巴斯蒂亚,再乘船渡过利古里亚海的托斯卡诺群岛,在福诺尼卡上陆,然后攻向梵蒂冈。你就按原定计划地继续乘船去那不勒斯,从那边赶往梵蒂冈,给枢机主教治病吧。"

    "可、可是"

    "既然教会已经盯上我了,我们之间的交集越少越好,教会才不容易怀疑你。"亚瑟又说:"当然,我之前的提议依然有效。你不需要牺牲自己进入梵蒂冈与我们里应外合的。一旦进圣地里,没有人能保护你,只能靠你自己了。"

    "我、我会去的。"伊莱恩的决心不变。

    "等等,你刚才说治病?治的难道是是,黑死病?"戈夫紧张地问:"枢机主教染上了黑死病,而你们治疗他的方法,是这个意思吗?!"

    "啊。用这孩子的血能制作疫苗,嗯,解药。"亚瑟说。

    "他的血?"原本就很在意伊莱恩的戈夫,如今又多用了一倍的注意力,上下打量着伊莱恩。

    不会有错的。用血做解药。白色皮肤白色头发,罕见的白化病人。这家伙是当年救了他的那位,天使大人。

    "阁下还记得吗?大约两年前,在奥尔比亚。"大汉于是问伊莱恩:"焚烧的尸体堆里那个,苟延残喘的男人。"

    伊莱恩一脸懵然:"额,什、什么?"

    这家伙的记性估计很差。又或者,作为医师,他救助过太多的人,早就记不清曾经救过谁,没能救下谁了。

    "你的血是解药。好像确实这么说过。那时候你直接让我喝下去了。"戈夫又补充道。

    伊莱恩恍然大悟:"噢!是、是你!那个焦、焦炭人!"

    焦炭人是什么鬼。亚瑟在一旁默默地听着。

    "那、那时候实在没有工具和时间,只、只能让你直接喝下血居然真的生、生效了?难以置信。"伊莱恩又道。

    按道理说,应该用伊莱恩的血和患者的血混合加热灭活处理之后制成疫苗,并用特制的注射器注射进患者的体内,解药才能确切地生效。但如果患者的口腔或食道早有破损,说不定能直接接触到伊莱恩的血,并产生效果。戈夫被救活的概率连百万分之一都不到,可正因为当初的伊莱恩没有放弃救人,戈夫就奇迹般地活下来了。一连串的奇迹。

    "是天使天使大人!"原本还在忙活的戈夫停下一切工作,满脸流涕地跪在伊莱恩面前:"是神迹!这才是真正的神迹啊!教会那些虚伪的神迹和你根本没法比!你才是真正降临在世间的使徒吧!"

    "额,怎、怎么会!"伊莱恩被吓到了,毕竟有个落泪猛男跪在他面前:"你、你、你你你别这样,你先起来啊?"

    "不,你是真正的天使大人,不会有错的!只有你拥有这份起死回生的能力,把我从濒死中救活!这和一千四百三十一年前那位圣子行使过的神迹并无二致,是货真价实的神迹啊!------啊,我以为上帝已经背弃了我,我以为信仰什么的已经一文不值,但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假的只是教会而已!他们只是披着圣洁的伪饰在人间行恶的魔鬼,而真正的圣者与天使,则游荡在人间!"

    "而你面前这位[天使大人],马上就要落在魔鬼的手心咯。"一直保持沉默的亚瑟,适时添上一句:"枢机主教患了黑死病,要他去治疗。而教廷里的人是什么德性,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要是他就这样走进圣地的话,恐怕连节操都没法保住。教廷里那些大人物们肯定会用各种手段,强迫这位地位低微的医师就范吧。"

    "真的?"戈夫抬头看着伊莱恩。

    白胖子回避着戈夫的目光,紧握着拳头,满脸羞耻地点了点头。

    "那么,"戈夫站起来:"请容许我以你保镖的身份跟你去圣地,保护你。"

    "你是教廷十字军的逃兵,他们一眼就能认出你。"亚瑟道。

    "他们不会。"戈夫走向烤肉架,从那里拣起一块燃烧得正旺的黑炭。

    "你、你想做什么?"伊莱恩瞪大眼:"住手!"

    "不。"戈夫拿起黑炭,往自己脸上连续地抹了数下。

    高热的炭自然瞬间烫伤这名大汉的脸,在其上留下严重的烧伤。他原本就已经满布烧伤痕迹的脸上又平添了大量的伤痕,那滋滋的烤肉声就是表皮死去的声音,明明应该痛彻心扉,但戈夫只是咬紧牙关,连眉头都没有皱过半下。原本就已经半毁容的他现在是完全毁容了,那张脸看起来就像魔鬼一样可怕。

    "你也是个真男人,戈夫。"看着这种触目惊心的场面,亚瑟却不动声色:"胸口的标记怎么办?"

    "也一样。"戈夫用烈酒在自己脸上涂抹。消毒之后,他又取来另一块焦炭,在自己的胸前猛炙。他胸口的血红十字纹身自然很简单就被高热毁掉,毁得一点痕迹都不剩,只有那个 x 字形的伤疤能被依稀辨别出来。

    "额!完、完结了!"剧痛让戈夫浑身乏力,他躺在地上直喘气。

    "啊,居、居然这样胡来!"伊莱恩赶紧过去处理那些伤口。酒精消毒过后,他取出一瓶特制的清凉油:"这是薄------"

    "薄荷油和桉叶油混合而成的清凉油,可以缓解灼伤。"戈夫接过那个瓶子,抢在伊莱恩之前说完:"我以前用过。我自己涂就行,但还是感谢你,天使大人。"

    "叫、叫我若弗里,不、不是什么天使"伊莱恩皱着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