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爆小说 > 玄幻小说 > 代号克图格亚 > 第十八章 纷争
    “你你你你,你别高兴的太早,我我告诉你,我可是这房子主人的母亲”后妈气急败坏的指着那间屋子说道。

    只听见屋子里传来两个声音。

    “咦”

    “还是妈妈耶”

    随即,一个老者的声音响起。

    “是亲生的吗”

    “我”后妈顿时被堵得哑口无言,然后看到旁边的达令正看着她,娇声道。

    “达令~你看见人家被欺负,好歹也帮一下人家啦”

    郑枫君看到这个场景,差点没把隔夜饭给吐出来,你脸上的妆都可以淹死蚂蚁了,你还这样对着一个二十几岁的男子撒娇,你的脸呢?

    而那个男子也皱了皱眉头,但是并没有说什么,然后抱着后妈的腰温柔道。

    “亲爱的,不是我不想帮,但这是你家事,我怎么帮啊,我可是个外人哦”

    后妈一听,不乐意了,你是外人,那我是什么,便娇声道。

    “达令~你怎么可能是外人呢,你可是我老公哦,达令”

    说完,还摸了摸男子的脸。

    这下子不止郑枫君要吐了,就连屋子里的凯老和虎子见状也差点没吐出来,实在是太太恶心了。

    你见过一个四十几岁的大妈,然后抹着浓妆,穿着一身红色的旗袍,对着一个人撒娇吗,想想都觉得恐怖,更别说发生在现实。

    那名男子见状,连忙挣脱后妈的手臂,然后走到一旁,闷声道。

    “你们是谁,怎么会在我妻子的房子里住下,这样随意住在别人家里,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一旁的郑枫君终于忍不住了,走了出来,不过他并不是一个人走出来的,身后的高高,猛地一跳,跳到郑枫君的肩膀上,然后跑到了郑枫君的头上,蜷缩了起来。

    郑枫君见状,也无奈,这可是妹妹的心头肉,他可不敢对它怎么样,不然就会像昨天夜晚那样,半夜被妹妹给踹下去,所以他可不敢去欺负高高,不然,妹妹可能会要他的命。

    郑枫君打开门,然后走向后妈她们说道。

    “后妈,你回来啦,这是谁啊,是你的表弟吗”

    一股浓浓的嘲讽之意,听的男子是眼角猛跳。

    “儿子,好久不见啊,我是你妈妈啊,你忘了我吗”后妈一脸温柔的对着郑枫君说道,随后又说。

    “他们是谁啊,你们的朋友吗,不是吧,我还是帮你把他们赶出去吧”后妈完全不顾郑枫君怎么回答,直接拿起旁边的扫帚,然后对着凯老他们走过去。

    而凯老和虎子也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院子里。

    郑枫君看到后妈这样,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后妈的演技,可以去拿小金人了。

    “剑杏织,我想,我们之间不需要说什么虚伪的话,你是不是我妈,我们都清楚,我们的关系怎么样,我想你也不用装了,是么”

    郑枫君说出一番与他自己身体不契合的一番话,凯老和虎子都暗暗竖起了大拇指。

    头上高高,仿佛听到了什么,然后用爪子抓了抓高高的头发。

    “痛,大哥,你抓什么啊,你的爪子很锋利的啊,别抓啊”郑枫君感觉到了自己头上的疼痛,想要制止。

    但是高高哪里会听郑枫君的话语,只见它张开猫嘴,一口就咬向了郑枫君的耳朵。

    “我你最好不要逼我”郑枫君已经忍无可忍了,他自认为自己的脾气很好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跟这个猫做对,他就很想发火。

    “喵呜,喵喵”高高好像感应到什么,直接跳下郑枫君的头,跑到了屋子里面。

    “哈哈,没想到啊,枫君啊,你连我这个后妈都敢打,怎么不敢对一只猫动手呢,难道你爱护动物吗”后妈看到郑枫君被高高欺负的那一幕,嘲讽道。

    “剑杏志,你想表达什么呢”郑枫君瞥了一眼后妈。

    “我想表达什么,郑枫君啊,我想表达的是,我是你后妈,你知道吗,不仅现在是,未来也是哦,哈哈哈哈哈”后妈一阵癫狂的笑声。

    “你脑子是不是抽了?你有做过一点后妈的责任吗?你除了每天出去找男人,有给我们做过一顿饭吗?开家长会的时候,你在哪?还有最关键的一个问题,我和枫雪什么时候承认过,你是我们的后妈?”

    郑枫君一股脑的问题,问的后妈脸色一阵铁青。

    郑枫君何尝不知道后妈的想法,只要她是我和枫雪的后妈,那么,就是我和枫雪的监护人,而按照现在的法律,未满十八岁的儿童,均可以由其监护人实行法律的权利。

    这就代表,只要她是自己和枫雪的后妈,那么,在自己未满十八岁之前,她除了不能把这座房子卖掉外,可以实行任何在法律内的权益,比如别人擅自闯入她人住宅。

    按道理应该是郑枫君为当事人。但是因为郑枫君未满十八岁,所以当事人就由郑枫君变成了她的监护人。

    粗略的理解,就是原本这间屋子的主人是郑枫君和枫雪,只要有陌生人闯进来,郑枫君就可以告他犯法,但是呢,由于郑枫君并没有满十八岁,所以,他并没有实行这些法律的权利。

    所以,实行这些权利的,就变成了她的监护人,也就是他们的后妈,凯老他们没经过后妈的同意,就随意的进驻别人家,就是犯法的。

    所以说,后妈是有权利告凯老他们非法闯入私人宅邸的。

    “呵呵,我告诉你,我可是和你爸结过婚的哦”后妈突然说出来这个消息,旁边的男子脸色变了变。

    “而且,还没有离婚哦”后妈继续说道,而旁边的达令,脸色又变化 了几分。

    一旁的凯老和虎子,不知道从哪找到了一张五子棋的纸,正乐呵呵的在地上下着五子棋,丝毫不担心他们的对话。

    “哦?你确定结过婚吗,剑杏志大妈”郑枫君声音逐渐提高。

    这个老妖婆,要不是自己前世经历过那些事情,说不定还真会被她骗到,但现在就不一定了,结婚,扯淡去吧。

    “怎么你不信么,要不要我拿结婚证出来看看啊”后妈略带轻浮的声音响起。虽然她这样说,但是她心里还是很没底的,不知道能不能唬住郑枫君,唬不住就遭了。

    郑枫君走到石凳旁边,然后坐了下去,蔑视看着剑杏志说道。

    “哦,是么,那我真想看看,你的结婚证”

    “你”剑杏志发现没有唬住郑枫君,只得用一种可怜的眼光求助一旁的达令。

    至于那个男子,看了看剑杏志,又看了看郑枫君和一旁下的正欢的两个人。

    “小兄弟,就算她不是你的后妈,那她也照顾了你和你妹妹很久啊,是不是啊,你就算是不感激,你也不能出言不逊啊,这是对一个长辈的礼貌,礼貌可是父母从小就教会的哦”

    那名男子的一番话,别人听起来以为是再劝郑枫君,但是稍微有点脑子的都明白,男子是在作死。竟然敢骂郑枫君没有父母,没教养。

    凯老和虎子听到这话,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冷汗,然后他们俩个对视了一眼,都明白,郑枫君是动真怒了,父母和妹妹可是他的逆鳞,谁敢动他的逆鳞,就要承受眼中的后果。

    “哦,是么,这么说,你再说我没教养喽”郑枫君突然抬起头,对着男子冷漠的说着。

    “哦?我可没这么说,是你自己认为的”男子有些得意说。

    “李伟达~你好棒哦,来亲一个,啵~”那名男子,叫李伟达,而剑杏志听到了李伟达的话,急忙跑过去用它那血红的嘴唇,亲了一口。

    而李伟达的脸上,也多出了一个嘴唇印。

    “妈的,恶心死老子了,要不是为了你的钱,老子才不会跟你这种死八婆在一起呢,又老又恶心”

    李伟达此刻心中想到,他只是见这个老婆子很有钱,才做小白脸的,不然谁会做这种大妈的男人简直嫌命长。

    “很好,你已经触犯到我的逆鳞了,知道么”郑枫君冷漠的说道。

    “逆鳞,就你还有逆鳞,哎哟,我的老天,一个十岁的小孩子还有逆鳞,你知道逆鳞是什么意思吗,简直笑死我了哈哈哈”后妈听到郑枫君的话,突然边笑边说道。

    而一旁的李伟达简直都想骂娘了,这个白痴女人,就知道在那当搅屎棍,人家说逆鳞,就代表人家知道,你还在激怒他,不想要命了吗。

    “嗯?我为什么要怕他,我怕他干什么”李伟达突然想到,自己为什么要怕郑枫君,他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而已。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就在剑杏志嘲笑郑枫君,李伟达思考的时候,郑枫君突然站了起来出来。

    手里瞬间出现了一把匕首,然后直接刺向了剑杏志的大腿,可以说,就发生在那么几秒之内,剑杏志甚至还在保持着大笑的姿势,然后就感觉到自己大腿一阵疼痛。

    然后郑枫君绕道李伟达后面,李伟达也不是吃素的,他也练过几个月的跆拳道,虽然只是几个月,但是他的反应力,也并不是常人能比的。

    只见李伟达一个回旋踢,踢到身后,而郑枫君见状趁势低了下来,然后一刀挥向了李伟达的小腿。

    “扑哧”鲜血就流了下来,李伟达见到自己的腿部受伤,想要给自己的小腿止血,但是郑枫君哪里会让他这样,直接在李伟达低头的一瞬间,借着李伟达的胳膊,跳到了李伟达的头部。

    然后将黑光横在了李伟达的脖子,冷冷的说了一句。

    “别动,你在动一下,就得死”

    “你你你你你想干什么,别杀我,我错了”李伟达发现横在自己脖子上的匕首,惊慌道。

    “没想干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龙游逆鳞,触之必死”然后一匕首割开了李伟达的血管。

    他不会在意会不会犯罪,反正有虎子在,虎子会处理好一切的,至于为什么他不用银翼,你要杀一只蚂蚁,需要拿着机关枪吗?

    旁边的剑杏志已经懵了,为什么,他怎么敢这样,他不怕犯法吗,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