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爆小说 > 都市小说 > 病娇毒妃狠绝色 > 二六四、叶梨:她好像只是短暂地幸福了一下(二更)
    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没几天,赵国公府传来噩耗,叶漫在生产时难产,一尸两命。

    同前世孙梅香一模一样。

    范知秋去世时,只是短暂回来了一下的叶蓉,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在知道叶漫的死讯后,和叶云涛一起去赵国公府参加叶漫的丧礼。

    叶渺想起叶漫,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就不知将叶漫推到如此境地的叶蓉,在参加叶漫丧礼时,会有何感想?

    愧疚?难过?

    叶渺忆起和叶云涛一起离开的叶蓉的眼,似乎并没有从中看到任何愧疚之情。

    种种原因,她决定不再杀叶蓉,但蜕变得比她想象中更优秀更无情的叶蓉,让她心底暗暗生出警惕。

    ——

    叶漫的噩耗后,临安侯府很快迎来了好消息。

    叶云泽高升了。

    武国因为地小人有限,没有驸马不得从政的律令。

    薛长言因政绩良好,调到上京任礼部郎中,叶云泽接替他,成为青州知州。

    叶云泽之前是从六品卢州同知,现在连升两级,成为从五品知州。

    以他准驸马的身份来看,只升两级升得不算过份。

    但青州毗邻上京,是武国重要的州府之一,朝中许多官员皆是在青州任职几年后调升。

    可以说青州知州这个位置,是一块很好的踏脚石。

    叶渺此时方明白,南宫莲急着让太后下懿旨赐婚的原因:是为了给叶云泽一个准驸马的身份,让他这次替代薛长言的位置。

    毕竟错过了这次,再等就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前世叶云泽就是如此,今年的政绩考核出来后,他是平调到青州做了同知,知州的位置被其他人坐了。

    直到第二年尚了公主,原知州犯了事,第三年才坐上青州知州的位置。

    叶云泽做什么官,什么时候做官,对叶渺来说,并不是很在意。

    不过因为薛长言调到上京,薛子瑶跟着薛家人年前搬到了上京。

    去到上京也没什么,叶渺只是想到了宁倾风。

    宁倾风为人风流,对讨女孩子欢心极有手段。

    前世薛长言并没有调到上京,而是任了太中府同知,薛子瑶最后都被宁倾风迷惑。

    这一世,薛子瑶提前去了上京,以宁倾风的手段,叶渺只怕薛子瑶会越陷越深。

    果不其然,薛子瑶去了上京后,一天给叶渺来的两封信,开始还只是说离开青州不习惯,很想念青州的朋友,想念她。

    过了不到一天,便开始写和宁倾风去哪里游玩,吃了什么好吃的,有多开心等等。

    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一个陷入爱情的少女的喜悦之情。

    叶渺想了想,给她写了一封回信,婉转劝她先以学业为重,不要辜负了薛大人的一番心意。

    薛子瑶听没听进去叶渺不知道,反正每天的来信里,依然同之前一样。

    ——

    临安侯府的这个年,本打算低调过。

    府中二房三房的正房夫人一年内都去世了,还失了一个少爷一个小姐,又休了当家的老夫人,怎么也不可能喜庆得起来。

    不过因为叶云泽与南宫莲的婚事在即,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

    年初三的时候,南宫锐带着一堆礼物来了。

    有太子的,有南宫焱的,还有别的公主以及王爷的。

    这些都是给叶梨叶宇的。

    叶梨这些日子见多了好东西,见惯了大人物,整个人都沉稳大气了许多。

    “多谢小王爷亲自将这些礼送过来。”她垂首恭声道。

    娇柔中多了几分大气的少女,比之之前的小女儿姿态更加让人心动。

    南宫锐圆圆的脸上不禁露出几分羞涩,“皇姑姑要嫁给你爹,以后咱们就是亲戚了,你喊我锐表哥吧。”

    叶梨顺从地喊了一声,“锐表哥。”

    南宫锐喜不自禁,“那我我可以喊你梨表妹吗?”

    叶梨轻轻一笑,“锐表哥是锐表哥,那我自然是梨表妹了。”

    意思就是同意了。

    南宫锐高兴得连喊了几声“梨表妹。”

    又是一番嘘寒问暖后,南宫锐扭头看到不远处走过来的叶渺。

    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他记得梨表妹不喜欢叶渺。

    梨表妹这么好,她不喜欢叶渺,肯定是那个叶渺不够好。

    “梨表妹,有没有人欺负你?”南宫锐大声道:“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替你教训她!”

    他说完往叶渺的方向看了好几眼,其意思不言而喻。

    叶梨微微笑了。

    若是以前,她定会装作委屈,半推半就,让南宫锐以为她受了天大的冤枉,然后替她出头。

    可现在,叶梨觉得不需要了。

    她马上就是尊贵的淳华公主的女儿,与之来往的都是公主皇子王爷。

    这临安侯的爵位,也很快就会落到叶云泽头上。

    而那时候的叶渺,只是一个父亲是残废、母亲是个病殃子的人的女儿。

    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就算她叶渺资质不错,又有什么资格跟她叶梨比?

    这种高高在上的心态,让叶梨心胸变得大度起来。

    “阿梨感谢锐表哥的相护,不过不用了。”叶梨轻轻柔柔道:“三姐姐曾经帮过我,所以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很感。

    满眼满脸都写着幸福和喜悦,这让她浑身散发着别样明媚的光彩。

    连乔方子都不禁赞道:“不过一个月没见,薛子瑶变好看了好多。”

    “你说是不是海兄弟?”

    叶海笑嘻嘻道:“好看!方子兄弟,你带来的卤牛肉还有吗?”

    说完咽咽口气水,明显馋了。

    乔方子没从尚未解风情的叶海身上得到共鸣,又回头问叶铭:“铭兄弟,你说薛子瑶是不是变好看了?”

    叶铭头也没抬,“变好看了我没觉得,变得更蠢了倒是真的。”

    乔方子:

    算了,他们两人不对盘,问了也是白问!

    ——

    一晃一个多月过去,春暖花开的三月初三,南宫莲嫁给叶云泽。

    虽然临安侯府丧事未足一年,但公主下嫁,还是办得热热闹闹的。

    皇上只得两个皇妹,南宫莲又是年轻守寡数年,皇上太后怜惜,在原有的出嫁规格上,又自行添了不少嫁妆。

    皇上太后都这么看重了,其他人自然有样学样,皇后贵妃各个王爷以及大臣,都送上最贵重的贺礼。

    十里红妆,让上京及青州的女儿家皆羡慕不已。

    叶梨更是度过了人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南宫莲在公主府给她划了一个最漂亮的小院,里面还有个小温泉,这在整个青州城独一无二,见过的,无不赞叹羡慕。

    余氏想重回临安侯府,知道南宫莲喜欢叶梨,想叶梨在南宫莲面前说好话,拉下脸面讨好叶梨。

    没了范知秋撑腰的玲珑,一改之前的傲慢,在叶梨面前卑躬屈膝,伏低做小,半句违背的话都不敢说。

    南宫莲待她如亲女儿,让她改口喊阿娘,衣食住行皆照顾得体贴周全,金银珠宝、衣裳首饰,更是像不要钱似的,往她小院里送。

    更带着她与其他的公主王爷们接触,还进宫见过太后皇后贵妃,得到不少赏赐。

    叶梨终于过上了她梦寐以求的生活。

    叶渺什么的,像一场已经过去的梦一样,不值不提。

    叶梨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

    直到五月端午那天,她在公主府陪着南宫莲吃粽子,南宫莲突然呕吐不止。

    阿圆慌忙请来府中太医,太医把过脉后,神情欢喜道:“恭喜公主,贺喜公主,这是喜脉。”

    喜脉?所有人都楞住了,南宫莲更是不敢置信道:“刘太医,你说什么?”

    “公主,是喜脉,您怀孕了。”刘太医是太医院的太医,一直负责替南宫莲调理身体的。

    “我怀孕了?”南宫莲整个人都哆嗦起来,“刘太医,你不是说我的身体年轻时受损,受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吗?”

    “公主的身体确实不易受孕,或许老天爷看在公主多年行善积德的份上,格外垂怜给了公主这个孩子。”刘太医道:“公主要是不信,可请青州擅长妇科的大夫再来把把脉。”

    怀孕的事不是小事,南宫莲立马让阿圆请来青州擅长妇科的大夫们,结果最后一个二个齐齐恭喜。

    她怀孕了,她真的怀孕了!

    没有女人不渴望做母亲,南宫莲以为自己这辈子都无缘了,没想到老天爷突然给了她一个这么大的惊喜。

    南宫莲抚着肚子,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喜极而泣。

    “快,派人告诉驸马!”

    得到消息的叶云泽匆匆赶回来,南宫莲躺在床上冲他激动地笑,“驸马,我怀孕了,我怀上咱们的孩子了!”

    叶云泽上前坐到床边,将南宫莲搂在怀里,面上露出几分欢喜,“恭喜公主,如愿以偿。”

    没人注意到站在一旁,像个隐形人似的叶梨。

    自从刘太医宣布南宫莲怀孕那一刻起,叶梨就像个被所有人齐齐遗忘的人一样。

    来来往往的人,请大夫的请大夫,抓药的抓药,送信的送信。

    就是没人看到叶梨的存在。

    又或者看到了,只是跟南宫莲肚中的孩子比起来,她完全不值一提,所以看到了也当没看到。

    不过是一瞬间,叶梨就感觉到了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

    她独自默默离开,夏日骄阳烈烈,几乎可以将人晒掉一层皮,叶梨却觉得浑身发凉,冷得她不由自主抱紧自己。

    南宫莲怀孕了,不管生的是男是女,这整个公主府,都将不再有她叶梨的半点位置。

    有了自己心爱孩子的南宫莲,岂会舍得将目光停在她身上一息一秒?

    就像曾经的范知秋和叶菁一样。

    到时候,她就是个多余的存在。

    叶梨望着天,火辣辣的阳光刺得她眼角流下泪。

    她好像,只是短暂地幸福了一下。

    以后,将何去何从?

    ——

    叶梨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院子,得到消息的玲珑同样焦急不已。

    若叶梨失宠,她这个丫鬟更是没什么地位了。

    “五小姐,您不能就这么放弃!”玲珑道:“公主现在有了身孕,正是敏感脆弱的时候,您该在这个时候多多关心她,日后她或许会念着五小姐的好,待您一如从前。”

    一如从前是绝不可能的,但若能念着她的好,施舍一两分宠爱给她,那也足够她支撑下去。

    叶梨如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急切地问:“我该怎么做?”

    “怀孕的人一般胃口不好,五小姐不如亲自下厨,做点清淡滋补的汤水给公主送去。”玲珑提议。

    见叶梨犹豫,又道:“手艺好不好是其次,重要的是心意。”

    叶梨便下定决心,“好,我给阿娘煲个滋补的汤水。”

    ——

    叶梨花了一下午的时间,煲了个鸡汤,尝了味觉得不错,便亲自端去给南宫莲。

    南宫莲正歪在榻上休息,因为怀孕的关系,屋里的冰减少了,阿圆拿着扇子替她扇着。

    “阿娘,听说您中午没吃东西,女儿经您煲了碗鸡汤,您快趁热喝点。”

    南宫莲听到声音,掀了掀眼皮子,疲惫道:“阿梨有心了,我等会再喝。”

    “阿娘,您饿得,肚子里的弟弟可饿不得。”叶梨柔声劝道。

    “你说的是。”南宫莲坐起身,叶梨正要将鸡汤递过去,却见南宫莲捂着嘴干呕了两下。

    “不行,我现在真是吃不下。”她道:“我还是休息一会再吃。”

    “那阿娘好些休息,女儿先出去了。”

    叶梨走后,闭着眼的南宫莲突然道:“将鸡汤倒了。”

    “公主,”阿圆似有些吃惊,“厨娘亲自看着五小姐炖的,里面绝对没放不该放的东西。”

    南宫莲淡淡笑了笑,笑意却不及眼底。

    “一个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可以烧死自己亲娘和妹妹的人,就算今天的汤水没问题,蔫知以后的有没有问题?”

    “这孩子来之不易,我绝不容许有失!”

    ------题外话------

    感谢坂田银喵、wang716、绒绒9的月票!

    感谢坂田银喵的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