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爆小说 > 玄幻小说 > 头狼 > 狼腾虎跃 2283 探望小胖子
    一根烟的功夫,葛川灰溜溜的闪人,如同他来时候一样没有丁点排面。

    我不知道他是被我的癫狂给吓到了,还是早就心有所感,总之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我确实从他身上看到了不愿意跟我开战的惶恐和不安。

    “嗡嗡”

    葛川刚走没一会儿,刘博生给我打来电话,我立即反锁房门接起:“怎么了阿生?”

    刘博生闷声闷气道:“孙马克这个王八犊子,你到底打算咋处理啊,这两天,我天天给丫喂泻药配蜂蜜,再不解决的话,这小子真有可能拉死自己。”

    我压低声音道:“时间还不到,把他命保存好,等我见完胖子以后再研究。”

    我这边正说话的时候,刘博生冲着旁边喊叫一嗓子:“大鹏,你别捅咕他了,给他喂两根香蕉。”

    几秒钟后,刘博生接着道:“你抓点紧,我们搁这个废弃厂房呆的时间不短了,再折腾下去,我担心迟早会被人发现,到时候,玩笑可就开大了。”

    “明白,也就这两天,肯定出结果。”我舔舐两下嘴角道:“生哥,我有件事情想麻烦你,你动用你能用的资源,帮我查一下一个叫小美的姑娘,这女孩曾经跟邓国强发生点故事。”

    刘博生叫苦连天的哼唧:“哥哥诶,光是给我一个名字,我上哪给你大海捞针去,况且你知道小美究竟是正名还是外号,这年头连洗脚城的陪嗨妹都有艺名,真心不好搞。”

    我简单回忆了一下刚刚看的那段视频道:“哦对了,这个小美的父亲之前应该给邓国强当过司机,你看看能不能从这方面入手,老邓的司机应该都可以查的出来。”

    “行吧。”刘博生吐了口浊气道:“我想想招,你那边最近没啥变故吧,常飞没再难为你什么吧。”

    我信口胡诌:“我这儿好着呢,整天陪着常飞喝酒吃肉,他没事就带我认识一些将来兴许能帮上咱们忙的好朋友。”

    刘博生莫名叹息一口:“不管怎么说,不要跟那些玩政治的人靠太近,常飞的人性虽然不太坏,但是我总感觉这家伙太假,反正你自己长点心,啥事能干,啥事不能干,我也不多说你了。”

    “放心吧大生哥,你弟弟又不是缺心眼。”我大大咧咧的保证。

    结束通话以后,我疲惫的伸了个懒腰,走到窗户口朝着远方眺望。

    灯火辉煌的羊城特别美,美到让人流连忘返,美到让人总能替自己找一堆有的没的理由留下来继续生活,但谁也不知道,霓虹闪烁的夜晚有多少人为了明天放弃了今天,又有多少人为了高就变成了野兽。

    “嗡嗡”

    一条短信陡然发到我手机上,发信人是个陌生号码,信息内容很简单只有一个地址:圆村街道办,过去以后联系电话136xxx,可以见到张星宇。

    瞄了眼信息内容,我不屑的狞笑:“狗癞子,你到底还是没撑过我。”

    拿脚趾头想都知道,这条信息绝对是邓国强发来的,在根本不知道我掌握他多少脏事的情况下,这个老王八犊子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简单收拾一下后,我直接驱车赶往信息地址。

    路过一家小超市的时候,我迟疑片刻,下车给张星宇买了一大堆棒棒糖。

    羁押张星宇的街道办也在天河区辖区里,没费多大功夫,我就找到了地方,随即拨通短信里的电话号码,不带一丝客套的出声:“老邓让我来看张星宇。”

    五六分钟后,街道办的铁大门打开,一个身穿便服的中年人示意我将车停在门口,随即板着脸道:“把手机交出来,谈话时间只有十分钟。”

    我慢悠悠的掏出来兜里的所有东西,然后晃了晃给张星宇买的一大堆棒棒糖道:“哥们,这个不违法吧,我兄弟从小缺糖,得不到及时补充的话,容易出问题,到时候你们也不好交代。”

    可能是看我态度好,中年人的脸色缓和一些,点点脑袋道:“希望你能遵守规矩,张星宇现在处于异地审理状态,不要告诉他,他所处的位置,这样我和他都不会被为难。”

    “好嘞。”我比划一个ok的手势。

    不多会儿功夫,他将我带到一间屋子,还没推开门,一股子恶臭就扑面而来,那种味道就像是大小便混合在一起,外加食物呕烂的气味,让人特别的作呕。

    我深吸一口气,慢慢推开了房门。

    屋子里,羸弱的节能灯发散着幽冷的光芒,张星宇半蜷缩身子坐在地上,左手腕子和右脚踝锁着一条铁铐,旁边还扔着个脏兮兮的饭盆和一个挺大的塑料杯子。

    他本人身上更是凄惨无比,身上还套着被抓时候那身衣裳,只不过衣服已经脏的看不出来原本的颜色,在灯光下泛着油光,本来将近二百斤的他,整个面颊完全瘦脱了相,头发又脏又长,两只小眼睛几乎快要陷进去。

    可能是听到开门声,他迟钝的昂起脑袋,见到我后,马上情绪失控的叫嚷:“朗朗”

    声音又干又哑不说,还格外的小,感觉就像是很久没喝水了。

    “卧槽尼玛,你们这么对待我兄弟!”我立即愤怒的回过身子,一把掐住带我进来的那个中年人衣领咆哮。

    张星宇挣扎着喊叫:“朗朗,跟他没关系,不过是底下跑腿的。”

    我深呼吸两口,松开中年人,恼火的推搡他一把厉喝:“把我兄弟铐子先解开,顺便再告诉邓国强一声,不想出事,这个时间段最好别特码打搅我俩。”

    中年咽了口唾沫,掏出手机走到另外一边打了个电话,几分钟后,快步跑回来,将张星宇的铁铐打开,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合上房门。

    我一点不嫌他埋汰的直接搂住他,双眼酸涩的咒骂:“马勒戈壁得,你等我待会出去的,一定好好收拾狗日的邓国强。”

    “我这点事儿不叫事儿。”张星宇轻拍我的后背,低声道:“你能来看我,说明肯定是握住主动权了吧,快,跟我简单说说,不要点名字,墙上有监控,直说事儿就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