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爆小说 > > 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 第492章 和慕诗寒的赌局
    青景宗。

    自席朝青率领众人到达昆虚之后,青景宗原本只是盘踞在昆虚边缘地带,旗下也无所属城池,起步条件很差。

    但青景宗不同于其他宗门,席朝青在宗门内威望很大,宗门弟子团结,执行力又强,经过席朝青十年的苦心经营,逐渐得到了昆虚界各个宗门的认可,昆虚三大城市之一的江安城,自民心所愿,归青景宗所属,

    青景宗最终也在江安城玉鼎江外的安朝岛扎根,落地为青景阁。

    相较于世俗界的青景阁,这里要大上数倍不止,灵气馥郁,青林翠竹,物华天宝,容纳了足有五千名青景宗弟子,最多可供上万名弟子在此处修炼,里面的建筑设施,也是由查格斯亲自监督打造,便是天云仙宫,也比不上青景阁精致,飞檐反宇,朱甍碧瓦,宛如最优美的汉式建筑般。

    此时此刻。

    席朝青正走在青景阁内的一条石板路上,林如烟林非等青景宗一众高层跟在她身后,周围竹木翠绿,花蝶飞舞,她穿过条条庭门,正朝着青景宗的主阁方向走去。

    “小青,你为何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去保徐景?”林如烟匆忙跟在她身后,开口问道。

    “代价大么?”席朝青平静回答。

    “当然呀!若是能保他一世平安那还好,可一个月的时间徐景能做什么?一个月后,至少苍焰宗宗主肯定会杀他,难道你要为他屈身下嫁给那炽炎武神不成?”林如烟十分不解。

    席朝青保徐景,林如烟能理解,二人即便分道扬镳,终归也是有过感情的,席朝青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徐景死于昆虚各大强者手下,换一个角度,倘若徐景和席朝青角色互换,徐景也一定会这么做,林如烟对他们二人这方面的性格深信不疑。

    只是……

    席朝青的代价似乎过大了,立下那等绝誓,这意味着九月二十五号,席朝青必定会嫁给某一个人,而且林如烟压根就不理解席朝青的做法,保全徐景一个月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徐景能拿这一个月干什么?

    席朝青摇了摇头,说道:“保全徐景一个月只是附带条件罢了,或者说是一个噱头,你们的关注重点都错了,我的真实目的不在于此。”

    以席朝青当前和徐景的关系来说,她根本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处处以他为中心了,席朝青虽然重情重义,尤为看重徐景,但绝不会对他盲目奉献,尤其是在徐景身边还有着慕诗寒的情况下。

    她会站在朋友的角度保全徐景,但也只会做到尽力而为。

    如果她对徐景接下来的行动没猜错的话,给徐景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足够他在昆虚立足了。

    “那宗主到底想干什么?宗主难道真想嫁人,奉献自己的身体,为我青景宗改变发展道路?”林非上下打量了一眼席朝青,惊讶得合不拢嘴。

    “你胡说什么呢!小青哪里还需要靠自己身体趋炎附势?她肯定有另外的想法!”林如烟没好气地瞪了林非一眼。

    “林非没有说错,我的确是想招亲!”

    席朝青深吸了一口气,正色说道:“九月二十五号那天,恰好是一个人闭关出世的时间,假如没有意外的话,或许他将会与我携手管理青景宗!”

    既然这一世,她和徐景仍然没有可能,那么……她或许该给那个人一个机会了。

    她这话一出口,顿时让她身后所有青景宗高层都僵立在原地。

    “是谁?雷天子吗?”

    “雷天子那等草包,哪能入了席宗主的法眼?”

    “总不可能是徐景吧?”

    席朝青皆是摇了摇头,刚想说什么,便见到两名青景宗女弟子从前方跑了过来。

    席朝青见罢,连忙止住话语,驻足停留。

    “宗主!”

    那两名女弟子表情十分复杂,见到席朝青后,朝她行了一礼。

    席朝青神色一变,问道:“怎么?路上出意外了吗?”

    “没有!我们按照您的吩咐,已经把徐老爷子安全送到长霄道了。”一名弟子恭敬道。

    “安全送到了就好,不过……你们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席朝青平静地看向她们。

    两名女弟子对视了一眼,由其中一人开口道:“我们……我们了解到了一些关于那位徐景的事情,正在考虑要不要反馈给席宗主。”

    林非顿时怒言道:“你们怎么说话的?面对席宗主,当然知无不言!还有什么考虑不考虑?!你大还是席宗主大?”

    林非马贼出身,即便到了昆虚,一些老脾气还是改不了,说话直来直去。

    那两名女弟子吓得俏脸煞白,连忙说道:“林长老……因为……因为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若是……若是我们直说,恐怕会在宗门内引起不小的风波。”

    席朝青总算听懂了这两名女弟子话里的意思,转头对林如烟等人说道:“你们去主阁等我,待会我会过来开会。”

    “是!”

    林如烟林非等人皆是疑惑地看了那两名女弟子一眼,率先离开了这里。

    “说罢。”

    席朝青淡淡地看着她们。

    “席宗主,有一件事情,你恐怕误会了那位徐仙尊十年之久了。”一名女弟子赶紧说道。

    席朝青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说对他了如指掌,但对于他的脾性十分清楚,我不存在有误会他的时候,不过事情既然已经过去十年,再提也没有必要,都过去了。”

    另外一名女弟子说道:“宗主,这件事情您一定要知道!那位徐仙尊,他去天门之时,修为突然提高,并非靠其他女子的极灵之体!”

    席朝青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不了解徐景,他乃道武双修的绝世天才,修为增长所需要的灵气,比一般单纯的修士或武者,要高出十几倍!当初他修为乃合体期一层,但我在天门再看到他之时,他已经到达了合体期六层,即便放在昆虚,他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提升如此之快,也十分困难,在世俗界想要做到这般地步,非极灵之体不可。”

    另外一名女弟子知道,这便是席朝青误解徐景的最关键,她凭借自己所熟知的经验武断的下了定论,其实她也并非所有事实都清楚。

    席朝青看着这两名女弟子沉默不语,笑着摇摇头,催促道:“既然没疑惑了,那就走吧,随我到主阁开会。”

    “宗主!”

    还没等那两名女弟子继续解释,席朝青便消失在了前方。

    那两名女弟子无奈的对视了一眼。

    “唉,这件事情,到底该不该让宗主知道呢?”

    “即便知道又如何?徐仙尊都和那女人有了孩子,倘若席宗主知道所有的事实,这种时光无法追回的无奈之感,恐怕打击会更大吧?”

    “说得也是。”

    随后,她们也匆匆赶去了主阁。

    ……

    扬霄谷,长霄道。

    除青景宗外,其他五大上宗,悉数派出了自家实力拔尖的长老,在其上空飘荡。

    “这个世俗界余孽,怎么值得席宗主花这么大代价去保他?”

    “这两人占据了整个长霄道当光杆司令,还改个名叫景寒宗,这是什么意思?创办一个只有二个人的宗门吗?”

    “不止,加上他们的两个孩子和那个老人,一共是五个人!可惜啊,咱们还是要给这几个人当保镖。”

    诸多强者在上空哈哈大笑,神情间颇为戏谑。

    席朝青抛出来的条件太过诱人,她这等佳人本就世间难觅,足以让所有男人为之痴狂,再加上以整个青景宗当嫁妆,使五大上宗不得不呈全方位保护徐景,只要有人敢动他,那么必将引起掀起五大上宗长老的围攻。

    “怎么回事?上头的这些人从哪里来的,怎么如苍蝇一般聒噪?”

    徐景与慕诗寒在广场处打坐修炼,慕诗寒抬头看了一眼天上服装各异,数之不尽的强者,十分疑惑。

    “这应该是席朝青所为吧。”徐景抬头看了一眼,见他们并没有进攻之意,也懒得去管。

    他们信息接触量有限,可不知道前日天云宫大会的事情,但他们在昆虚人生地不熟,引起这么多强者的重视,只得是席朝青所为了。

    “看来这个赌,我的赢面比较大啊。”徐景转头看着慕诗寒,脸上带着笑意。

    “是吗?看来你很希望自己赢啊。”慕诗寒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这个……”徐景一时语塞。

    前几日慕诗寒与他打的赌,其实非常简单。

    那就是赌徐景和席朝青的下一次见面,是谁先去找的对方。

    慕诗寒赌的是徐景先去,而徐景自当是赌的席朝青会先来找自己。

    赌注就更简单了。

    假如徐景赢了,下一次见面是由席朝青先来找他,那么慕诗寒答应不再过问他们二人之间的任何事情。

    但若是慕诗寒赢了,是徐景先去找的席朝青,那么即便十年前他们二人真的存在着误会,徐景也必须一刀两断!

    人与人的关系靠赌注来解决,看似胡来,其实很公平,也是慕诗寒为了徐景所作出的最大让步,给双方一个台阶下而已。

    “就你和我制定的这个规则,我要是想赢,我肯定就赢了。”徐景摇了摇头。

    要他不去找席朝青还不简单?自己死活不去见她就完了,必胜的赌局。

    “哼。”

    慕诗寒冷哼了一声,说道:“要是你真输了,那你可就真的别怨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