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爆小说 > 都市小说 > 嫡女之嫣入心妃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结局前夕
    叶倾嫣心下一颤。

    这苏圣手对自己的称呼从姑娘改成了夫人,也就是说,她已经探出了自己并非完璧之身。

    可这后面那句

    她面上不显,说道:“知道一些,苏圣手但说无妨”。

    苏圣手听后颔首道:“夫人儿时想来是受过重伤,且定然是沾染了冰寒之物,导致寒气侵体,不能有孕”。

    她叹道:“夫人恕罪,夫人当初伤的太重,民妇也无能无力”

    一旁的秦若瑜听后浑身一震!

    瞬间,脸色惨白。

    而叶倾嫣更是愣住了。

    饶是她这般无惊无澜的性子,也是猛然愣在了原地,满脑子回荡的都是那句,不能有孕!

    ‘夫人儿时想来是受过重伤,且定然是沾染了冰寒之物,导致寒气侵体,不能有孕!’

    叶倾嫣愣住了,记忆如潮袭来。

    她七岁那边坠入悬崖,虽保住了性命,却是受了重伤,几乎要了她一条命。

    而

    她当时被浸在海水中,后来冲上岸边,娘亲不知所踪,她一人趴在地上,浑身湿透,虽然早已没有知觉,可不难想象,她应该是冰冷的浑身发抖的。

    所以

    其实儿时那场坠崖,伤了她的身子!

    她

    根本就不能有孕!

    不可控制的,叶倾嫣的泪瞬间滑落,几乎是无意识的,叶倾嫣猛然起身,向外而去。

    “嫣儿!嫣儿!”

    秦若瑜这才反应过来,一张脸白的吓人,想都没想就追了出去。

    苏圣手更是吓得魂飞魄散,哪里想到会是这么个样子?

    她并不认识叶倾嫣,自然不在意她的死活,可秦若瑜那近乎透明的脸色,还有这般毫无顾忌的向外跑去,若是有个三长两短

    她全家的命也不够赔的啊!

    “夫人!丞相夫人!“

    苏圣手也赶紧追了出去,却看见秦若瑜已经停下,站在了院子里。

    叶倾嫣太快了,秦若瑜出去以后,便见叶倾嫣头也不回的轻功离开,根本没给她劝说发问的机会。

    可眼下

    也不必问了!

    叶倾嫣这个反应,若秦若瑜还不明白,她就真成了傻子了!

    显然,叶倾嫣并不知道此事!

    她猛然回头,握住苏圣手的手臂,紧张到:“你方才说的,可都是真的?”

    苏圣手吓得有些发抖,点头道:“是是,夫人,民妇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秦若瑜紧张道:“可有法子治疗?”

    苏圣手摇摇头道:“那位夫人寒气侵体颇重,且许是当初,与那寒物接触时间过长,根本就不可能治好的”。

    秦若瑜身子一软,那握住苏圣手的手也松开了,竟是险些跌倒。

    苏圣手吓了一跳,赶紧扶住了秦若瑜,慌张道:“夫人”

    秦若瑜摇摇头,自己站好,喃喃道:“糟糕,糟糕”

    而后,想到什么,秦若瑜突然抬眸,喊道:“天海!天海!你在不在!”

    转眼间,便有一名男子出现在院子里,恭敬道:“夫人!”

    正是天海。

    秦若瑜像看到了救星一般,急道:“天海,快入宫,去找无月,越快越好!”

    -[]天海不敢耽搁,说道:“属下这就去!”

    说完,便一跃而起,消失在了院子里。

    秦若瑜缓缓闭上眼睛,身子都晃了一晃,喃喃道:“嫣儿,你可千万莫要有事啊”

    而此时。

    叶倾嫣。

    得知真相的叶倾嫣直接出了京城,她终于明白了!

    怪不得!

    怪不得她与君斩在一起这么久了,却一直未有消息!

    怪不得君斩从来不急,更是不曾与自己提及过孩子的事情!

    他早就知道!

    他早就知道了!

    自己的命是他救回来的,不必想,当年定然是墨神医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他又如何会不知道,自己寒气侵体,不能有孕的事情呢!

    而若是能治

    墨神医当初就将自己治好了!

    何必自己到现在还是个不能有孕的脉象!

    而千悒寒如何会不知道呢!

    他从来未与自己说过喜欢孩子的言语,便是不曾与自己提起此事!

    想来

    他也是害怕自己提起的吧!

    叶倾嫣心下苦笑,原来是这样!

    原来自己根本就不能有孕!

    她泪染双颊,风鬓照雾,只感觉心口处一抽一抽的疼痛,是心灰意冷的绝望。

    她只想离开,离开这里,再也

    不要面对君斩了!

    君斩,你本为凌祁太子,纵使现在身为摄政王,可日后无论登基于否,你都不可能娶一个不能有孕的女子!

    叶倾嫣向城外而去,那眸中水雾氤氲,强忍着不落下泪来,却是如何也忍耐不住了。

    她无法给君斩一个孩子,如何能霸占着他呢!

    而没有孩子的他们,又能走多远呢?

    待到她人老珠黄,容貌不再,他又如何能片叶不沾呢!

    叶倾嫣捂住心口。

    她做不到!

    做不到多年以后看着君斩抱着别的女子,做不到听见,不是她所出的孩儿叫他爹爹。

    她怕她会疯掉,怕她会杀尽那一对母子!

    她更怕占着君斩的一切,却不能给他一个孩子!

    君斩

    换一名女子,岂非是更好!

    摄政王府。

    慕容无月如风一般闯进摄政王府,王府暗卫见此,惊讶的看着他的背影,暗道,这慕容丞相作为何事,竟是这般着急?

    也幸而他们各个眼神够好,不然,这若是当了刺客直接动手,慕容丞相岂非是‘小命不保’?

    千悒寒此时正坐在书房之中。

    想来不出几日,那幕后之人就要动手了,毕竟,自他抓了那杀死唐琉璃的暗卫起,便已经打破了他在明,敌在暗的格局。

    只是不知

    他这最后一击,到底要如何

    千悒寒正想着,谁知正在这时,却突然感觉到有人闯进了摄政王府。

    微微蹙眉,而后

    只见书房门‘砰’的一声被内力震开,正是慕容无月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

    “何事”,千悒寒眼皮都未抬,却是蹙眉冷声道。

    显然是有些不悦。

    “你的小王妃,失踪了!”慕容无月难得的语气凝重。

    猛然起身!

    千悒寒冷声道:“什么?“

    嫣儿?

    嫣儿失踪?

    如何会失踪?怎么会失踪?!

    可慕容无月一向不是空穴来风之人,千悒寒对他的话,几乎是毫无怀疑。

    慕容无月说道:“今日叶倾嫣来我府上看了若瑜,正巧我请来的女医圣手在,叶倾嫣便让她看了脉”

    话说到此处,千悒寒如何还不明白!

    心下一震,越过了慕容无月,便飞速向外而去。

    冷声道:“去找默溟!”

    门外,夜幽紧随其后,却并非是跟着千悒寒的,而是直径去了皇宫。

    去萋情宫,找默溟。

    摄政王府,大乱了!

    入夜。

    皇宫,宣德殿。

    冥碧麒正在睡着,这些日子他都有些心不在焉,每每一旁无人时,他都是在发呆,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眼下,他刚刚睡下不久,却突然感觉到一阵凉风而来,迷迷糊糊之间,冥碧麒拽了拽被子,将自己裹紧了一些。

    即便是盛夏,可深夜的风,还是微凉沁人的。

    片刻

    突然,冥碧麒猛然睁开了眼睛!

    不对啊,他日日住在这宣德殿内,何时因为冷而惊醒过?

    这宣德殿门窗关好,虽然空旷,却是密不透风的啊。

    侧头,竟然看见窗子是开着的!

    冥碧麒霎时心下一震。

    那窗子,每日入睡前,辛公公都是会帮他关好的啊!

    猛然起身,冥碧麒紧靠着后面的墙壁,用被子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只露出头来,四下警惕的看了看。

    可四周一片漆黑,只有那开着的窗子透进些许光亮,那照进来的冷白月光,如寒霜铺地,却更显的阴冷瘆人。

    冥碧麒吞了下口水,终于是害怕的喊道:“辛公公,辛公公!”

    辛公公应该就在宣德殿外,听见声音就会进来的。

    对于冥碧麒来讲,宫内的禁卫军是摄政王的人,宫人们对他虽然恭敬,可说到底,谁都明白,摄政王才是这皇宫真正的主子。

    而只有陪着他从小到大的辛公公,才是他可以依赖的人。

    所以眼下这情况,冥碧麒是宁可叫辛公公,也不会叫喊禁卫军来的。

    纵使,若当真入了刺客,禁卫军比手无缚鸡之力的辛公公更加有用。

    正在这时,他果然听见了推门的声音,而后便见辛公公小跑了进来,紧张道:“陛下!陛下!”

    他跑进来,见冥碧麒安然无恙便松了一口气,担忧道:“陛下,可是梦魇了?”

    冥碧麒这才有些安全感,摇摇头道:“辛公公,你在这里陪着朕一会子吧”。

    辛公公笑道:“是,奴才在这,陛下睡吧”。

    说到底,冥碧麒不过是个孩子罢了。

    冥碧麒听后这才安心一些,又是躺下,克制着恐惧睡下了。

    这一夜

    冥碧麒不得安眠,千悒寒更是一夜无眠!

    直到现在千悒寒都没有回府,可以说,摄政王府的过半暗卫都在寻找叶倾嫣的下落。

    可叶倾嫣是谁?

    什么武功?

    她若真心想躲起来,即便是冥幽谷的暗卫,怕也是要废一番心血了。

    此时,默溟也在满凌祁的找叶倾嫣,她都快要急疯了!

    她如何也没有想到,叶倾嫣去了一次丞相府,竟然就失踪了!

    还是因为

    知道了这件事情,而自己躲了起来!

    她的确早就知道叶倾嫣不能有孕之事,当年千悒寒将叶倾嫣带回谷中,让墨神医救治之时,墨神医就已经说了,这女孩坠下悬崖能活着已是奇迹,可她浑身湿透,在外面冻了这么久,已经是寒气侵体了,倒是并无其他影响,只是日后

    不可有孕!

    默溟早就知道,千悒寒也早就知道!

    可

    默溟又是满脸焦急的飞身向下一个城池而去。

    也不知叶倾嫣到底躲到了哪里去,她喃喃道:“少主,你快回来啊!快出现吧,事情并非像你想的那样的!不是的少主,你并非不能有孕,你快出现吧!”

    默溟心里默默祈祷,一定要让她找到少主啊,她必然不再隐瞒叶倾嫣任何事情了!

    她会告诉叶倾嫣真相,会领罚,只要叶倾嫣出现,她就再也不帮着自己那该死的主子,隐瞒少主任何事情了!

    默溟想着,含着泪,便又飞身向前面的镇子找去了。

    薛府。

    薛锦卓的后事办的十分简单,几乎没惊动其他各府便草草了事,薛府也只是对外称,薛锦卓是因为落榜一事而郁郁寡欢,终于是染疾而死的。

    那一日,当丫鬟的尖叫声划破天际,薛鹏和薛夫人便匆匆来了薛锦卓的房间。

    再看见里面的情景之时,薛夫人直接晕了过去。

    薛鹏更是没想到,昨日还一同用膳的儿子,今早竟然就这么没了!

    他也是悲痛欲绝,怒不可遏,可

    薛锦卓的死因,太过一目了然!

    的确是那丫鬟杀了薛锦卓不错,可那丫鬟的尸首就在一旁,那满身伤痕,血淋淋的痕迹连薛鹏看了都觉得触目惊心!

    薛鹏震惊万分,不必想,那些伤痕,正是薛锦卓造成的!

    薛鹏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薛锦卓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以前,薛锦卓并不流连这风花雪月之事,不必想,是此次落榜受了刺激,才变成了这样的。

    可此事若是传了出去,薛家的名声完了不说,薛锦卓这名声

    怕也是要臭名昭著,连死也不得安生了!

    岂非是要让人一直骂进棺材里不可!

    即便薛鹏心里再恨,再心疼,也只得低调的了解了薛锦卓的后事,将此事隐瞒了下去。

    薛夫人哭了几日,根本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对着那丫鬟的尸首又锤又打,最后让人扔去了乱葬岗喂狗,却还是未能平息心头的恨意。

    可总是不能找死人报仇的,终究,薛锦卓也只得白死了!

    就这样,薛锦卓死了,死的不算痛苦,算是一击致命。

    可自落榜以来,薛锦卓心里的压抑和痛苦,扭曲和不愤,早已将他折磨的不成人形了,这些日子以来,他其实未有一日,是过得开心的。

    而想来,薛锦卓到死都不知,他究竟错在哪里吧。

    不过是因为当初

    他轻信了曲妍,选择了曲妍罢了。

    而那一直盼着薛锦卓死的曲妍,是再也不能得知这个‘好消息’了。

    两日之后。

    千悒寒是今晨刚刚回到的房间,却是并没有休息。

    这几日,他一直没日没夜的在外面寻找着叶倾嫣的下落,却是毫无踪迹,毫无线索。

    叶倾嫣是什么武功,他亲自教出来的!

    若是有心躲着他,他自然是要费心一番的,而眼下看来,叶倾嫣是铁了心的要离开自己了!

    这般想着,千悒寒只觉悲入心脾,疼的撕心裂肺。

    “嫣儿!嫣儿!”

    青溟站在一旁,更是心急如焚,满面的担忧着急,也不知少主到底是躲去了哪里,这王府的暗卫几乎是倾巢而出了,却还是找不到她。

    眼下夜幽还带着人在外寻找,主子更是两日未眠,几乎未进水米,再这般下去,怕是还未找到少主呢,主子就先累垮了。

    心下叹息,这可如何是好啊!

    正在这时,却只听千悒寒说道:“传消息回冥幽谷,让修溟带人去找”

    因为许久未休息过,几乎连水都没喝上几口,千悒寒的嗓音已经沙哑的不成样子。

    青溟见此说道:“属下明白”。

    眼下这个当口,其实当真不宜动用冥幽谷的势力,若是一个不小心被人发现些蛛丝马迹

    主子这身份可就要公诸于世了!

    可为了少主,他们已经顾不上许多了!

    “还有”,千悒寒继续说道:“让默溟将”

    话刚说一半,竟是‘轰’的一声传来,震耳欲聋。

    “主子!”最后的声音,便是青溟惊恐的叫喊声。

    而后,地动山摇!

    ‘轰!、咣!’一声接一声的巨响传来,火光冲天,连地面都跟着一震!

    眼下,从外面看去,偌大的摄政王府,竟然随着一声接着一声的巨响而爆炸坍塌,周围也好,中心也罢,一个接一个的炸开,那残骸巨石随着爆炸的冲击飞出,整个摄政王府

    仅片刻,在五六声的巨响过后,便被夷为平地!

    那残骸堆积成一座小山的形状,瓦片断石还在不停的滑落掉下,时不时传出掉落坍塌的声音,让人胆战心惊。

    凌祁,变天了!

    这般繁华的街道上,这般震人心魄的动静,以最快的速度传了出去

    当慕容无月赶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一片残骸。

    曾经无限辉煌,神秘骇人的摄政王府,眼下,仅剩一片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