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爆小说 > 都市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610喜欢
    事不宜迟,封炎立刻吩咐长青继续带路,他们调转了方向,往回跑到前一个交叉口右转,又一路往北行去,马蹄声隆隆不止

    不到一炷香功夫,他们就风风火火地赶到了镇北的河清街。

    河清街上,喧哗嘈杂。

    “砰!砰!”

    远远地,就听前方街尾的方向传来一下又一下的砸东西声,混着几个男子粗糙嘶哑的叫嚷声。

    二十几个衣衫褴褛的流民熙熙攘攘地围在前方的一家铺子门口,这些流民多是身形高大的青壮男子,形容阴狠猥琐。

    铺子口停着两辆马车,那些流民正忙忙碌碌地从铺子里抱出一卷卷绸缎往马车里装,进进出出。

    绸缎铺子里,似乎还有人在撞着门,那撞门声一声比一声响亮,如连绵的雷声回响在街道上。

    铺子口这混乱的一幕也映入了端木绯的眼帘,她紧张地再次握住了封炎的手,道:“这家绸缎铺子就是我家的……”姐姐会不会就在这家绸缎铺子里。

    封炎一夹马腹,奔霄嘶鸣着跑得更快了。

    一众护卫紧随其后,马蹄声隆隆地踏在街道上,朝着街尾奔去。

    沿途街上的其他房屋铺子全都是门户紧闭,隐约可见某些窗户后有一道道忐忑不安的视线往绸缎铺子的方向张望着,没人敢出去阻拦这些流民。

    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抱着两卷绸缎放进马车后,迟疑地看了看铺子里,对着一个高大黝黑的虬髯胡道:“孙老大,绸缎都搬上马车了,这些绸缎也能换不少银子了,要不,我们走吧?”

    “不行!”那虬髯胡冷声否决道,“才这么点绸缎,够吃几天!里面肯定还有更多值钱的东西!”

    虬髯胡拔高嗓门,挥着手里的斧子对着绸缎铺子里的人喊道:“给老子继续撞,一定要把门给砸开了!……”

    “咚!咚!”

    又是好几下剧烈的撞门声响起,铺子里的一个男音骄矜,似乎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虬髯胡看着封炎这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心里就有一股邪火升腾而起,冷声道:“你想黑吃黑?!”

    “不知道死活!”那个流里流气的青年举着手里的长刀,眼底掠过一摸阴狠,粗声嚷道,“孙老大,又是一个富家公子哥,这些有钱人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明晃晃的长刀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刀刃上还留有暗红色的血迹,显然,这把刀已经沾染过了人血。

    虬髯胡咬牙挥着斧头道:“兄弟们,我们一起上,先把他们拿下,他们身上肯定有不少银子,还有这些马,拿住了也能卖不少银子!”

    “冲啊!”

    随着虬髯胡一声高呼,绸缎铺子里的几个流民也闻声赶来,朝着封炎一行人冲来。

    封炎也懒得再与这些流匪废话,抬起右手,随意地做了个手势。

    几乎同时,封炎的左手一抬,捂住了端木绯的眼睛。

    端木绯根本没提防,眼前忽然一黑,眼睛看不到了,耳朵就变得更敏锐了,清晰地听到了身后某人强劲的心跳声,以及右后方传来“嗖”的一声破空声。

    她下意识地听声辨位,可是封炎的手死死地捂着她的眼睛。

    她自然也看不到那一箭利落准确地射中了前方那个青年的咽喉。

    血淋淋的箭头从脖颈的另一侧穿出,“滴答,滴答”,鲜血滴落在地。

    “……”那流里流气的青年只觉得喉咙一痛,连一声惨叫都没发出,便“咚”地仰面栽倒在地,手的长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倒在地上的青年一动不动,双目瞠得老大,瞳仁中一片浑浊晦暗,再没有了一点生机。

    他死了!

    一个人就在他们眼前眼睁睁地被一箭夺走了性命,周围大部分的流民都吓呆了。

    不知道是谁大叫了一声,率先拔腿逃走了,这帮子流民不过是一盘散沙,乌合之众,因为利益一时结合在一起,根本就不讲所谓的道义。

    此刻大难临头,大部分人都是做鸟兽散,但也有几人不怕死地举着镰刀、斧头冲了过来。

    “嗖嗖嗖!”

    后方又是连着几支羽箭如连珠般射出,如闪电似流星,一箭射穿了那个虬髯胡的额心,一箭射中一人的心脏,一箭射落了一个流民手里的木棍,还有一条长鞭如毒蛇般飞起,卷起一人的腰身,就接着马的冲势把人抛了出去,那人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狼狈不堪……

    短短不到半盏茶功夫,就连杀了三人,伤了数人。

    其他人吓得是魂飞魄散,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快跑啊!”

    那些人连滚带爬地朝另一个方向跑了,没一会儿,就跑得没影子了,只留下了三具死气沉沉的尸体以及三四个昏迷不行的流民歪七扭八地躺在街上。

    那些逃跑的脚步声远去后,清河街上也安静了下来,那一道道紧闭的门户还是纹丝不动,街上唯有三十几匹马的粗喘声与踱步声回响在空气中。

    封炎终于放开了捂在端木绯眼睛上的左手,他自己先翻身下了马,然后把端木绯也扶了下来,用身子挡住后方的那些尸体,生怕吓到了她。

    端木绯的鼻尖动了动,其实,就算封炎不让她看,那杀戮声与血腥味也瞒不了她的耳朵与鼻子。

    此时此刻,端木绯心里只有端木纭的安危,根本就顾不上其他的。

    “姐姐!”

    端木绯的双脚落地后,就迫不及待地冲进了那家铺子里,高喊着,“姐姐……”

    绸缎铺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人,一眼望去,一排排柜子都被人拿空了,只有少许的棉布匹被胡乱地扔在地上,铺子里的桌椅也是横七竖八地倒在了地上,像是被土匪扫荡过一般。

    端木绯紧张地又叫了声“姐姐”,下一刻,就听“吱呀”一声,后面通往内堂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那道木门早就摇摇欲坠,门上布满了一道道撞痕、刀剑痕。

    门开后,一个着嫣红衣裙的少女率先从内堂走了出来,后面呼啦啦地跟着陈管事以及七八个粗使婆子、伙计与护卫,一个个手里都拿着木棍、锄头等等作为武器,形容间还有几分惊魂未定。

    “姐姐!”

    端木绯看着端木纭安然无恙,三步并作两步地上前,紧紧地握住了端木纭的手,手下传来那温热的触感让端木绯如释重负,小脸上一松,这才又有了笑意。

    姐姐没事就好!

    端木纭虽然方才经历了一番被流民围攻的危机,却依旧从容镇定,眼神明亮。

    她看了看铺子外的长青,就知道是他把端木绯叫来了,微微蹙眉,反手抓着妹妹的手,用带着质问的语气说道:“蓁蓁,你来这里做什么?!”

    端木纭方才也在算时间,估摸着他们最多只要再撑上半个时辰,就能等来援兵,他们方才在后面已经准备好了热油,打算要是有人进来就往外泼,热油不仅可以烫人,还可以助燃,足以把这些流民挡在外堂了。

    没想到援兵来得比她还要快,而且来得还是妹妹和未来的妹夫。

    端木纭一方面感动封炎对妹妹的心意,另一方面又觉得封炎怎么就由着妹妹胡闹,把她也带来了大庆镇。

    “来找姐姐啊。”端木绯理直气壮地说道。

    端木纭不好训封炎,但是妹妹总归是自家的,她抬手点着妹妹的额心,训道:“你不是常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吗?”

    “再说,你来了这里,又能做什么?不是给阿炎添麻烦吗?”

    端木绯默默地听训,封炎看着她的小脸默默心道:蓁蓁才不会给他添麻烦呢。

    看着妹妹这副乖巧的样子,端木纭就心软了。

    谁让这是自家妹妹呢!

    端木纭放柔了音调说道:“你啊,下次切不可再如此了。”

    端木绯笑得唇角弯弯,只是笑,也不应声。

    就算再来一次,她还是要来。

    端木绯紧紧地握着端木纭的手,她是她的姐姐,是她的亲人,是她最重要的人。

    “姐姐,这个镇子上的流民,到底是怎么回事?”端木绯若无其事地转移了话题。

    端木绯的这点小心思哪里瞒得过端木纭,端木纭揉了揉端木绯柔软的发顶,顺着她的心意改变了话题,把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端木纭之前听说这个镇子附近有一些晋州的百姓流亡到此,因此就安排了陈管事带人到这里施粥。

    今天一大早陈管事派人跟她说,前两日在大庆镇买的几百斤米粮里被掺了大量的砂子,所以端木纭才特意赶过来看看。

    到了以后,她查看了那些被掺了沙子的米粮,又问明了米粮是是何处买的,就吩咐陈管事带人去退货,打算要是米铺不肯退货就去报官。

    谁想,陈管事还没出发去米铺,他们就听闻了消息,说有一些流民聚集成团伙,一起攻击了镇子,他们打伤了镇子口的城门守卫,冲进镇子后就四处抢掠铺子,攻击百姓。

    当时,镇子口一下子就乱了。

    本来那伙流民不过四五十人,多是零零散散,人的成群结队,不过是临时拼凑在一起的散沙,端木纭并没有太担心,只是吩咐人赶紧收拾东西,打算先避避,又派长青回京报信。

    结果,中间又出了变数。

    有人忽然来报信,说是有些流民听闻城隍庙口有富贵人家的小姐,就冲着城隍庙去了。端木纭当机立断,舍弃了摊位上的那些东西,直接带人来了这家铺子。

    “……你放心,我们走得快,根本没与流民正面对上,所以,没吃什么大亏。”端木纭柔声安抚妹妹道。

    只要端木纭没事,端木绯就放心了,她抓着端木纭的手,一刻也不肯放开,精致可爱的小脸上笑容甜美动人。

    陈管事看着地上那个被撞得七零八落的大门门板,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直到此刻,还有几分惊魂未定。

    回想方才的一幕幕,陈管事还有些心惊肉跳,尤其之前大门被突破的那一瞬,他真是怕这伙流民会势如破竹地把内堂的这道门也给破了。

    万一……万一大姑娘要是被这帮子流民给冲撞了,那他可就是万死难辞其咎了!

    看着这一地的狼藉,陈管事与绸缎铺子的掌柜交换了一个眼神,唏嘘地暗暗叹气,损失些绸缎也只是小事。

    陈管事定了定神,提议道:“大姑娘,这里就交给小的来清理……”

    镇上正乱,他想劝两姐妹赶紧先离开,话还没说完,就听内堂方向传来一阵懒洋洋的哈欠声。

    “哎呦,他们都走了?那我们也走吧。”

    一个慵懒率性的男音伴着一阵杂乱的步履声响起。

    端木绯动了动眉梢,觉得这个声音似乎有几分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她下意识地循声看了过去,就见一个着一身半新不旧的湖蓝劲装的圆脸少年打着哈欠从内堂里走了出来,一双眼睛睡眼惺松的,似乎没睡饱似的。

    “是你。”端木绯眨了眨眼,一下子就认出了眼前这个少年正是前几天在坊间镇外的马市里见过的那个卖马的少年。

    少年的身后,如影随形地跟着另一张在马市里见过的熟面孔,那细眼睛的灰衣青年。

    只是,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圆脸少年懒洋洋地又打了个哈欠,随意地与端木绯挥了挥手,脸上笑嘻嘻的,“就是我。小……姑娘,又见面了!”

    端木纭自然是看出了妹妹的疑惑,解释道:“蓁蓁,他是来报信的。”

    封炎忽然问道:“蓁蓁,你认识他?”

    “恩!我们上次在马市遇上的。”端木绯与封炎说过马市的事,只用一句话简简单单地解释了来龙去脉。

    封炎点了点头,眸光闪了闪。

    他看看端木绯,又看看那个少年,再看看端木绯,然后目光又慢悠悠地朝那个少年望了过去,一霎不霎地盯着他,瞳孔愈来愈幽深。

    “你……是听说了什么才来报的信?”封炎淡声问道。

    封炎比少年高出了大半个头,当他垂眸直视着少年时,就隐约散发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

    少年身后的灰衣青年暗暗心惊,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封炎以及封炎带来的一众护卫。

    他一看就知道这些护卫与马市那天的那两个护卫迥然不同,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些护卫是精锐,看眼神与气势,这些人手上肯定都是染过鲜血的。

    早在上次在坊间镇时,他们就看出端木纭、端木绯一行人来历不凡,许是京中勋贵子弟,但是现在看来,也许这对姐妹的来历比他们之前以为的还要更不凡一些。

    灰衣青年一边想,一边从旁边找了一把倒地的椅子扶了起来,下一瞬,圆脸少年就习惯地往后坐了下去,懒懒地靠在椅背上,姿态放松而惬意。

    “我们今儿在镇子里歇脚喝茶,正好在茶铺那边听到有一伙人说,樟树街的城隍庙口有大户人家在施粥,说那户人家为富不仁,还在粥里掺了砂子,不把穷人的命当命,他们干脆先去把那等为富不仁的人家给抢了,劫富济贫。”

    “凌白说他好像在城隍庙外看到了冤……她。”圆脸少年随手朝端木纭指了指,似真似假地说道,“我想,我们好歹有一起打过架的交情,就顺路跑了趟城隍庙转告了一声。”

    灰衣青年也就是凌白,听着嘴角抽了抽,确信老大方才肯定是要说冤大头。

    不过,愿意花四十五两买一匹马的人还真是冤大头!

    圆脸少年唇角弯弯,漫不经心地又翘起了二郎腿,眼底闪过一抹锐芒,一闪而逝。

    本来他去樟树街的城隍庙,也就是一时兴起过去一说,对他而言,信不信随他们,结果这位“冤大头”姑娘什么也不问,立刻就信了,反倒让他有些意外。

    更让他意外的是,她自己避了不说,还邀请他们一起到这个铺子避一避。

    当时,他觉得她有趣,神使鬼差地随口应了,于是就留在了这里。

    想着方才援兵抵达前这位姑娘气定神闲地吩咐属下去烧热油、备火石,还有……那把被她牢牢抓在手里的匕首,圆脸少年勾了勾唇。

    有意思。

    这对姐妹瞧着天差地别,不过倒是一般的“有意思”。

    “小公子,多谢你帮了我姐姐。”端木绯郑重其事地对着那少年拱了拱手,正色道,“下次我们再找你们买马就不还价了。”

    她一派豪爽大气的样子,那模样似乎在说,她不差钱!

    圆脸少年摸着下巴,眸子又璀璨了几分,兴致勃勃地琢磨着:呦,难道这对姐妹真是冤大头?那他要不要让人把上次剩下的马赶过来,还能大赚一笔?

    封炎凤眸半眯,又盯着那圆脸少年看了好一儿,忽然问道:“小公子,你可知道是谁把施粥的事透露给那些流民的?”

    少年抬眼对上封炎那双幽邃的凤眼,耸耸肩,漫不经心地摇了摇头:“不知。”

    本来事不关己,他也没兴趣追根究底。

    端木纭同样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

    再说,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她只能先避,也来不及探查究竟。

    端木绯想起了方才那些流民的那番对话,心头的怒火再次被点燃。

    今天要不是姐姐机敏,岂不是要吃大亏?!

    这些流民又要抢东西又砸门,还想绑人索要赎金,和匪徒又有什么区别!

    “阿炎。”端木绯仰首看向了封炎,眨巴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眼巴巴地看着封炎。

    封炎被她看得心都酥了,再说,他对于她本就是有求必应,百依百顺。

    “谷六。”封炎抬手把随行的护卫长招了过来,吩咐道,“你去审审。”

    “是,公子。”谷护卫长立刻恭声领命,退出了绸缎铺子。

    方才他们出手时,特意留了几个活口,也就是抱着也许会需要审审这些人的念头。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开始收拾铺子里外,包括把原本被流民搬进马车的那些绸缎都搬回去铺子,又去找人修门。

    封炎朝铺子外看了一眼,见护卫们已经把那些流民的尸体都拖走了,就对端木绯道:“蓁蓁,一会儿我先让人送你和姐姐回去。这边的事等有了结果,我再派人与你说。”

    “你不回去吗?”端木绯本以为他会跟她一起回去,怔了怔。

    封炎面对端木绯素来是毫不隐瞒的,“京城附近出了流民打砸抢的事,总不能不管。”

    端木纭也看了看铺子,脸上似有几分欲言又止,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提醒着她方才发生了什么。

    “阿炎,你要小心。”端木纭提醒了一句。

    封炎带的三十来个护卫虽然是精锐,可是现在镇子附近的流民数量不少,其中一部分人显然已经有了几分凶性,万一有心人鼓动,把他们都聚集在一起,也不好对付。

    “姐姐别担心。”封炎笑笑道,“我找大哥借了人,人应该马上就到了。”

    端木绯在一旁补充道:“姐姐你放心,阿炎做事一向谨慎,他来之前就特意找岑公子借了人的。”

    端木纭难掩惊讶地看着封炎,妹妹的意思是封炎口里的大哥指的是岑隐?也就是说,封炎与岑隐之间十分亲近。

    外面的护卫们动作利索,收拾好尸体后,又给端木绯和端木纭备好了马车,长青自觉地坐到了车夫位上。

    “蓁蓁,姐姐,你们快上车吧。”

    封炎说着,打了个响指,又把谷六招了过来,让他带二十护卫先护送端木纭和端木绯即刻回京。

    安排了好了一切,封炎正欲离开,又停下了,转头看向圆脸少年和凌白,又道:“这附近估计要乱上一会儿,你们若无事,不如先去京城吧。”

    坐在椅子上的圆脸少年闲适地耸耸肩,还是一副漫不经意的样子,既没应下,也没反对。

    端木绯正打算与少年道别,屋外又传来了一阵隆隆的马蹄声,马蹄声越来越近,似有闷雷自远处滚滚而来,来人的数量显然不少。

    一个高大的护卫大步走了进来,恭敬对着封炎抱拳禀道:“公子,神枢营的人到了。”

    “神枢营”这三个字让圆脸少年脸色微变,与身旁的凌白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原来他们是官家的人。

    圆脸少年眯了眯眼,看着封炎和端木绯的目光带着几分审视与打量。

    外面如雷鸣般的马蹄声更近了,跟着马蹄声渐止,群马在外面嘶鸣着,喘着粗气,空气中多了几分凛然。

    不一会儿,就有人朝铺子这边走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着湖蓝直裰的丽色青年,容姿逼人,这间简陋凌乱的铺子似乎都因为他的到来变得蓬荜生辉,引得圆脸少年和凌白两人难免也朝他多看了一眼。

    “大哥。”

    封炎惊讶地喊道,他完全没想到岑隐会亲自带人来,毕竟如今是多事之秋,京里的事不少,这里左右不过是几个流民罢了,交给自己也一样。

    封炎本想问岑隐怎么会来,可是当他对上岑隐的眼眸时,又怔了怔,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岑隐为人一向沉稳,说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也不过,可是此刻,封炎却从他脸上读到了明显的焦急与担忧。

    端木绯乐呵呵地对着岑隐挥手打招呼道:“岑公子,姐姐没事。”

    “……”岑隐此时也看到了端木纭,目光微凝。

    “……”端木纭怔怔地看着岑隐,耳尖微微红了起来,如粉润的花瓣般。

    见端木纭安然无恙,岑隐半悬的心总算是彻底落下了,薄唇微微翘了翘,纷乱的眼神也沉静了下来。

    端木纭的唇角也扬了起来,眉眼温和如水。

    她忍不住想起那天在皇觉寺的火海里耿听莲说的那番话,耿听莲说岑隐喜欢自己。

    那一日,他独自冲进火海救了自己。

    所以——

    今天她可以认为,他是因为自己才特意赶过来的吧。

    无论是火海,还是这匪乱之地,他都会来寻自己。

    端木纭唇角的笑意更深了,眸底流光四溢。

    ------题外话------

    为了不卡你们,今天是大肥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