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爆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女将星 > 第八十二章 雷候
    一行人往山下走去。

    这少年好似从来不知何为谦虚,虽自信却也不骄狂,时刻都显得成竹在胸。不过却也有让众人信服的能力,至少到现在为止,他还算说到做到。

    六面旗帜都被江蛟好好地收在怀中,待走了些时辰,已然离山顶很远,大概快到山腰时,禾晏停下脚步,只道:“现在这里休息下吧。”

    众人便都原地坐下,禾晏却又爬上树,四处看了一看。王霸问:“你干嘛?”

    “踩下盘子。”禾晏答道。

    “打劫都这么熟了,还踩什么盘子。”王霸哼笑一声,“你故意装的吧。”

    禾晏在周围观察了一圈,这才下树,跟着在石头上坐下来,道:“这应当是最后一站,我们既然用的是巧计,就得一击成功,否则六面旗帜,未必能得第一。”

    “他们真的会从这里过?”江蛟转身看了一眼身后,密林深深,一个人影也看不见,“山路这么多,山上这么大,倘若他们走其他山路怎么办?”

    “白月山也就大路和小路可走,”禾晏笑了一笑,“身怀旗帜的人,总是要小心谨慎一些。若走大路,难免招眼,生怕别的新兵前来抢夺。是以他们一定不会走大路,而小路中,这一条是到达卫所最近的路,也是最好找的路。要知道,不是人人都能过路不忘,所以,他们很大可能会走这条路过。”

    黄雄还挺爱听禾晏讲话,就问:“这是不是你说的那个,那个兵法?”

    “这个叫论势,”禾晏随手捡了根树枝,在地上画画给他们看:“旨非择地以待敌,而在以简驭繁,以不变应变,以小变应大变,以不动应动,以小动应大动。”

    王霸问:“那咱们什么都不动?不是你说的吗?咱们的手法不早就暴露了,别人不定会上当。”

    “你想对方既然夺了不少旗帜,必然连胜多场,士气大涨,真要对上我们,未必会输。”话虽如此,禾晏脸上倒也没有半分焦虑,“所以我们先下山养精蓄锐啊。顺便找个好地方埋伏,不过我想,到最后,可能还是要两方最厉害的人夺旗。”

    “不过这也是自然的,夺旗到最后,最优秀的人之间,总要分出个胜负。”

    这话大家没法接,唯有王霸斜晲她一眼,凉凉道:“你怎么就是最优秀的人了?”

    “我自封的。”禾晏答得诚恳。

    王霸:“……”

    “总之,大家都先在此吃喝休息,完了还是照我们方才安排的埋伏。我已在此地看过,前方路地势险要,道路狭窄,易守难攻,对我们有利无害。能借势,待我抢了旗后,便不要恋战,随我速速离开。以下山为界,离开白月山,旗帜就谁也抢不走了。”

    “明白!”黄雄一口气灌了大半壶水下肚,“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旗帜给我。”禾晏道。

    江蛟把旗帜交给她,禾晏揣在身上,只道:“想来最后出现的那只新兵队伍,旗帜也会在头领手中。介时我必然要与他恶战,你们只管缠住其他人,别让其他人靠近就行。”

    “你一个人真能行?”王霸问:“这有六面旗,要不分散一点,也不至于都被人抢走。”

    “你也太小看你老大了。”禾晏轻轻一跃,落于枝头,笑了起来:“至少在凉州卫,我的东西,谁也抢不走。”

    ……

    王小晗正带着他们的一支队伍往山下走。

    他的衣服已经破的连上半身都遮不全了,好在裤头还是完好的。手中的刀已经被砍了个缺口,脸上也挨了一拳,眼圈黑黢黢的。他身后的同伴也没有比他好到哪里去,个个都是鼻青脸肿,衣衫褴褛。不知道的见了,大概以为他们是城外来的难民。

    王小晗感到很绝望。

    凉州卫所的新兵争旗,一开始他们都是志得意满,热血。谁知道真正上了山,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要在崎岖的山路里找到被藏得乱七八糟的旗帜,要提防山里出现的蛇虫野兽,还有猎人放的陷阱捕兽夹。要同别的新兵争夺,倘若遇上手段温和的还好,若是遇上手段凶残一点的,便直接被打的皮开肉绽。

    虽然上山前教头说好不会伤及性命,但争夺打斗,也不可能完好无损,他们确实没有危及性命,不过这被打的,王小晗委屈的想,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打的这么惨!

    而且旗帜都被抢跑了,罢了,抢了就抢了,王小晗也看出来了,他们这只队伍是比不上别人的。能安全下山就好,前锋营谁爱进谁进吧,去他娘的前锋营,去他娘的争旗!

    他正想着,一脚踏入枯枝丛中,有个什么东西打在他额头上,倒也不疼,吓了他一大跳,他抬眼一看,便见着眼前的橡树上,正坐着个赤衣少年,手里抓着一把橡子,正作势瞄准他的额头。见王小晗看过来,那少年便一笑,与他打招呼,“嘿!”

    少年眉眼清秀,神情灵动,本该是一副好画面,王小晗却觉得如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心都凉透了。他颤抖着声音,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悲惨的呼号:“……是禾晏,快跑啊——”

    同伴们闻言,撒腿就跑,王小晗也转身想跑,可他才一动,便觉得自己膝盖上飞来个什么东西,紧接着,双腿一麻,再也动弹不得。再看他的几个同伴,皆是如此。

    禾晏从树上飞身掠下,手里还捧着那把橡子,方才就是用橡子打中了他们的穴道。这还都多亏王小晗一行人本就受了伤,且下山路陡,走到此处已是精疲力竭,才会这般轻易就被禾晏制住。

    禾晏走到王小晗面前,王小晗不等她开口,自己大叫道:“我们没有旗,一面都没有了!”

    王霸几人此刻也从暗中走出来,将他们几人搜了一搜,对禾晏摇头道:“没有。”

    “既然没有旗,你看见我跑什么?”禾晏好奇的问。

    “……我怕你打我。”王小晗艰难的道。

    “谁告诉你我们打人?”禾晏更奇怪了,又看着他的眼睛,“这位兄弟,你们受的伤好像不轻啊,山上的争旗已经这么形,此刻看王小晗一行人的凄惨模样,皆是庆幸没有正面同新兵们交手。

    谁也不乐意被打成一眼黑。

    “我们、我们听说你们抢了很多旗帜,”王小晗吞吞吐吐的道:“且手段阴诡,为人凶残……”

    王霸不乐意了:“这谁他姥姥的胡说八道呢?我们要凶残能在这?谁到处败坏我们名声?”

    王小晗没敢说外头人说的比这过分多了,直把禾晏他们说成是乌合之众,狗党狐群。

    “你刚刚从山上下来是吗?”禾晏问。

    王小晗点头。

    “一面旗帜都没有,怎么就下山了?”

    王小晗破罐子破摔道:“反正也抢不到,还不如早点回去洗澡歇息了。”

    “我且问你,”禾晏笑眯眯的看着他,“除我们以外,如今山上手中旗帜最多的是谁?”

    “是…雷候。”

    “雷候?”黄雄蹙眉,“有听过这个名字吗?”

    江蛟摇头:“没有。”

    石头和王霸也表示没听过。凉州卫数万新兵,出色的人到底是会被谈论起的。这个雷候既然抢了许多人的旗,当是十分优秀,不过在此之前,众人都不曾听过此人名字。

    “他很厉害?”禾晏问王小晗。

    “很厉害,他手里有十几面旗了。我想除你们手中的,都在他那了。”王小晗道。

    十几面,禾晏挑眉,看来这个雷候并不是运气使然。她问:“她是如何抢旗的,设下陷阱么?”

    “不,不是,”王小晗回答:“他就是看见谁有旗,直接同对方打,把对方打败了,就把旗抢走了。他的同伴都与我们差不多,但这个人实在太厉害了,一个人便能抵挡其他数人。”

    禾晏一怔,如此说来,这个人不是一般的厉害了。她问:“你的伤就是被他打的?”

    王小晗屈辱的点了点头。

    禾晏啧啧摇头。

    王小晗问:“怎么了?”

    “他打你,你怎么不知道打他?”

    “我打不过!”王小晗气道,“我要是有你这样的身手,我早就同他打了!”

    “那也不是,身手不行,就动动脑子。”禾晏拍了拍他的肩,替他们解开穴道,“你送了我们这么多消息,无以为报,放心吧,他打你这仇,我替你报了。兄弟们,”她转身招呼江蛟他们:“别愣着,收拾收拾干活了。”

    “你真要和他打?”王小晗小心翼翼的问,大约是同禾晏说几句话的功夫,觉得禾晏倒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凶残。王小晗放心了些,好心的劝解道:“你们手中既然已经有了旗帜,还是先下山吧。雷候真的很能打,你若是打不过,就真的一面旗帜都没有了。现在下山,还能得个第二。”

    “第二?”禾晏摇了摇头,“第二可就未必进前锋营了。你放心,”禾晏道:“管他什么猴,到了我的地盘,就只能乖乖当虫。”

    她笑的张狂,一时间,王小晗也无话可说了。

    ……

    王小晗几个人在被禾晏问了几句话后,自行下山了。大约怕禾晏和雷候打起来将他们一并连累,跑的极快,几下就没了踪影。

    江蛟转头看向禾晏:“听他所说,那个雷候身手很厉害。”

    “放心,”禾晏道:“我更厉害。”

    她如此自信,倒教众人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了。禾晏估摸着时间,应当再过不了多久雷候他们就会下山,便催促着大家赶紧藏起来,莫要耽误时日。

    才藏好,大概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有人的脚步声逼近了。

    这行人一共五人,其余四人在后,一人在前,在前的应当是这五人的首领,年纪大约二十来岁,是个年轻男子,生的高大瘦削,相貌堂堂,目光如炬。他走到密林前,突然停下脚步,一手制住身后同伴的动作,道了一声:“且慢!”

    “雷大哥?”同伴问道。

    “前面密林,隐隐有杀气起,恐怕有伏兵在此埋伏。”

    “埋伏?”同伴觉得很新奇,“怎会有人敢埋伏我们?”

    他们一行人,凭借着雷候一人,将山上旁的新兵手中旗帜全都抢到了手里。旁人别说是埋伏,看见了都得绕道走,他们下山的时候十分张扬,几乎毫无遮掩,因为根本无人能打得过雷候。

    “我们手中只有十四面旗帜。”雷候道:“剩下六面没有着落。”

    “剩下的不是在禾晏手中么?”

    “不错。”雷候看着前面的密林,“所以在此地设伏的,多半就是禾晏。”

    几人面面相觑,半晌,有人问:“那我们该怎么办?”

    禾晏此人,凉州卫没有人不知道,也算是个万里挑一的人才,虽然雷候也很厉害,可这两人交上手的话,结果是什么,还真不好说。

    “来得好,”雷候突然笑了,道:“他在此地,恰好就将他的旗帜全都夺过来,一面也不留给旁人。”

    这话说的自信满满,令人热血,同伴们纷纷道了一声好,雷候又道:“你们去对付其他人,禾晏交给我。”

    他不知道,很巧,禾晏也是这般想的。

    雷候自己往前走了几步,此路狭窄,两边都是茂密丛林,他没有再上前,只是大声冲着前方道:“在下雷候,出来吧,禾晏,我知道你在这里。”

    树上陡然响起少年的轻笑,雷候抬头往上看,少年半个身子靠着树枝,一手撑着脑袋,似在小憩,她目光遗憾,道:“兄台眼神实在太好,藏都藏不住。”

    “你藏得很好。”雷候也笑了,“只是你的同伴们,杀气太盛了。”

    禾晏无奈的想,那能怎么办呢?一个山匪,一个绿林好汉,一个武馆少主,还有一个朔京土生土长的猎户,都是血雨腥风里过来的,难道还能平心静气跟庙里的和尚一样不成?

    “叫你的人出来吧,”雷候道:“我们来堂堂正正的争旗。”

    他把“堂堂正正”四个字咬得很重。

    大概是在山顶的时候已经听说了禾晏他们的“丰功伟绩”,热爱浑水摸鱼,才要强调不可用阴谋诡计。

    “他们喜欢捉迷藏,”禾晏只笑道:“让你的人自己去找吧。”

    雷候的笑容转冷,看着禾晏片刻,突然间,一道冷光直逼禾晏而去,禾晏侧身避开,与那冷光擦肩而过,但见那道冷光又飞回了雷候手中,竟是一柄长剑。

    这人,原是用剑的。

    “兄台实在太心急了,”禾晏微微一笑,扬手抽出腰间的九节鞭,鞭子在空中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少年自枝头跃下,“如此,我来跟你打!”

    她朝雷候冲去。

    雷候迎了上来,身后雷候的同伴们亦是想要帮忙,可才一动身,便见从四方八方,草丛里,石头后,树干旁边,狐狸洞里钻出几人,大概是禾晏的同伴。他们出现的猝不及防,掌握先机,雷候的人猝不及防之下,只得吃下这么一个闷亏。

    皆是被揍了几下。

    他们上山到现在,一路所向披靡,何时被人揍过,一时间震惊多过愤怒。

    王霸挥舞着他的斧子冲进人群:“你爷爷我早就想出来大干一场了,来,战个痛快!”

    禾晏笑道:“悠着点啊王兄,要是结束的太快,就没得打了。”

    “你还有心思说笑?”雷候感到匪夷所思,大概又对禾晏这般交手时候不专注感到气愤,下手丝毫不见手软,剑锋直朝禾晏前胸刺去。

    禾晏微微蹙眉,看着雷候的神情也渐渐冷淡。

    新兵上山争旗,目的只是争旗,而不是打斗。是以教头也会百般提醒,不可伤及性命。可刚才同雷候一交手,她就知道,此人实在是没有顾忌。

    难怪王小晗被打得那么惨,这么早就心灰意冷。想来山上同雷候交过手的,王小晗还不是最惨的那个。譬如方才要是换了个人,只怕已经被刺伤了。

    他可真是一点都不手软。

    见到禾晏神情变化,雷候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他道:“你如果此刻认输,我便不打了。”

    “怎会?”少年笑眯眯道:“我还想要你怀里剩下的旗呢。”

    雷候脸色一变,所有的旗帜的确都在他怀里。一来是因为本来这些旗帜都是他抢来的,放在他这里,同伴也没有异议。二来是,放在他这里,旁人都不敢抢。

    没想到被禾晏一眼看穿了。

    他冷笑一声,眼疾手快,剑尖指向禾晏,就要挑开禾晏的前衣襟,去夺禾晏的旗帜。禾晏一扬手,九节鞭的尾巴“啪”的一声甩开雷候的剑尖。禾晏脚尖轻点,退后几步。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裳,还好还好,没有被挑开。心中掠过一丝不悦,这要是放在朔京,雷候这个举动,足够让姑娘将他送进官衙大门了。当街非礼良家女子,是流氓所为。

    “雷兄这样,实在太无礼了。”她挑眉道:“我有点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