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爆小说 > 都市小说 > 爆笑王妃宠翻天 > 218:有风风在便安心
    洛颜儿忍不住在心中感叹:这家伙,真是随时随地精虫上脑。

    接下来几日,皇室都在为百里凤舞和蓝宇灏的大婚忙。

    明日便是百里凤舞随蓝宇灏去南华国的日子,想到这一走,便再也见不到自己所爱之人,心里无比的痛苦。

    夜深人静,百里凤舞偷偷出了皇宫,潜进国灵寺找法悟。

    法悟已被从戒律院放了出来,此时正在自己房内打坐。

    百里凤舞推门走进来,来到他面前。

    法悟感觉到有人来,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百里凤舞,并没有太大的意外,因为他心中已猜到是她。

    “这么晚了,公主不应该来。”法悟淡淡道。

    百里凤舞湿了眼眶,看着他问:“我明日就要被嫁去南华国了,你可知?”

    “皇上已告知天下,傲岳国上下都在为公主祝福,公主与南华国太子乃天作之合,郎才女貌,会幸福的。”法悟道。

    “你真的是这么想吗?你真的要让我嫁给他去南华国吗?两个多月的相处,你对我,就真的没有动一丝丝情吗?”百里凤舞不想听他说那些祝福的话,只想听他的心里话。

    法悟淡淡一笑道:“公主,我早已与你说过,我心中只有佛法,除了佛法,没有什么能让我心动,公主一开始便不该对一个出家人动情,如今被赐婚给了南华国太子,也算是拨乱反正了,公主要珍惜这个姻缘。”

    “拨乱反正?我爱你,在你心中竟是乱?”百里凤舞伤心的看着他。

    “不该发生的情,便是乱,公主应该将心思放在南华国太子身上。”法悟劝说道。

    “可是我爱的人是你,我心里只容得下你,我如何将心思放在别的男人身上?法悟,你不要对我这般冷漠好不好?只要你再与我相处一些日子,我定会让你爱上我的,法悟,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百里凤舞请求道,在这段感情中,她将自己放到最卑微的位置。

    “公主莫要忘了之前答应贫僧的话,一个月之后,若贫僧不爱你,便再也不做纠缠。”法悟提醒道。

    “可是——让我对你放手,真的太难了,我也想做到,可是我真的做不到。”百里凤舞痛苦道。

    “你现在是南华国太子的准太子妃,应该与她好好培养感性,莫要再来了,莫要再,我在你心中,就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好,既然你们都希望我嫁给蓝宇灏,我嫁便是,不给你,不给国灵寺惹麻烦,也不给父皇惹麻烦,今日一别,后会无期,希望你一切都好。”百里凤舞深深的看了他一会儿,将他的模样深深的刻在心间,转身离开。

    看着百里凤舞离去的身影,法悟平静的双眸中终于浮上了不舍,可理智告诉他,不可有不该有的念头。

    而百里凤舞也没有看到他眸中的这份不舍。

    百里凤舞伤心绝望的离开,回到皇宫后,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泪水如决堤的洪水般汹涌而下。

    次日,天刚亮,皇宫里便热闹起来,皇室宗亲和朝中大臣们纷纷携家眷来宫里为公主祝福。

    雪贵妃来到女儿的住处,看到面目表情的女儿,泪水湿了眼眶。

    坐在铜镜前梳妆的百里凤舞看到母亲来了,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道:“母妃,你来了。”

    雪贵妃强忍着泪水来到女儿身后,轻抚女儿的长发,叹口气道:“不知不觉你都十七了,在母妃心中,总觉得你还小,还是那个缠着母妃调皮任性的小丫头,什么时候竟长成了大姑娘。”想到女儿就要远嫁,雪贵妃说不出的难受。

    百里凤舞看着镜子里的母亲笑道:“母妃,女儿总会长大的,母妃不必难过,女儿答应你,一定会幸福的。母妃再帮女儿梳梳头吧!”

    雪贵妃点点头:“好。”拿起梳子,轻轻的帮女儿梳头,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帮她梳头了,以后想再见到她都很难。

    “舞儿,到了南华国,一定要收敛你的脾气,嫁了人不比在自己家中,父母可以原谅你的刁蛮任性,可是别人不会。

    与南华国太子相处,也莫要那般的强硬,男人还是喜欢温柔一些的女子,虽然他一心求娶你,对你痴心一片,但他毕竟是一国储君,你必须要尊重他,不可对他无礼,知道吗?”母亲真的很不放心女儿。

    百里凤舞不想母亲难过,安慰道:“母妃放心,既然儿臣同意嫁了,便是愿意与他好好相处,培养感情,其实想想,他还挺不错的,不管是长相还是文治武功,都很出色,和皇兄有的一拼,这么出色的男子,能被女儿捡到,也算是莫大的幸运,女儿会珍惜的。”

    “你能如此想,母妃便放心了。母妃就是怕你不能接受这段婚姻,到时再与他闹,离家那么远,有什么事,也没人能帮你。”雪贵妃努力的忍着自己的泪水,不让女儿担心。

    “母亲放心,我不会与他闹的,也不必担心女儿不适应,女儿也算是走过南穿过北的,适应能力是很强的,不过是换个地方生活,且生活的方式与之前差不多,女儿会适应的,母妃一定要好好的,莫要让女儿担心才是。”百里凤舞担心母亲因为自己的事,对父皇心生怨恨,与父皇闹僵,被别人趁机陷害。

    雪贵妃淡淡的笑了:“我的舞儿真的长大了,知道担心母妃了,舞儿放心,母妃会好好的。”

    “凤舞——”洛颜儿和百里御风走进来。

    看到他们,百里凤舞站起身,朝他们走去,给了他们二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嘴角含笑看着他们道:“皇兄,皇嫂,之前凤舞心情不好,对你们说话有不妥的地方,还请你们莫要放在心上,今生能做皇兄的妹妹,我很自豪,而能有这么优秀的嫂子,我更开心,今日一别,不知何时能再见,但不管舞儿在哪里,都会想念你们的。”

    百里御风看着妹妹道:“嫁了人就是大人了,要学会保护自己,有什么事及时与皇兄来信,即便你远在南华国,皇兄也定会帮你排忧解难。”

    百里凤舞点点头:“皇兄放心吧!若是蓝宇灏敢欺负我,我一定告诉你,让你好好教训教训他,他就是武功再好,也一定打不过皇兄的,所以就是看在皇兄的份上,他也不敢欺负我的。”

    “不管是谁,只要敢欺负我的妹妹,我都会让他好看。”百里御风认真道。

    百里凤舞开心的笑了。

    洛颜儿拉过她的手道:“凤舞,你放心吧!有时间我和风风会去南华国看你的,皇嫂的生意马上就做到南华国了,到时你在南华国也能用到我们傲岳国的东西。”

    百里凤舞一脸开心道:“真的,那太好了,凤舞期待皇嫂的生意早日做到南华国,也期待着皇兄皇嫂早日来看凤舞,到时凤舞可就是东道主了,一定会好好的接待你们。”

    “好。”洛颜儿点点头。

    虽然大家都在笑,可是心却都在痛,其实大家心中都明白,都是在强颜欢笑,不敢表现出难过的表情,否则泪水将会一发不可收拾。

    皇上在外思量许久才走进来,他怕看到女儿怨恨的眼神,也怕看到女儿哭红的双眼,可是想到女儿这一走,今生不知是否还能再见,心里的不舍驱使他走了进来。

    百里凤舞看到父亲走进来,立刻恭敬的行礼:“儿臣参见父皇。”

    “舞儿快免礼,在父皇面前无需行礼。”皇上走上前去搀扶女儿。

    百里凤舞却不着痕迹的躲开了皇上的搀扶,声音平静却淡然道:“父皇是君,女儿向父皇行礼理所当然,女儿不敢坏了规矩。”

    皇上听到这话,便知道女儿还在怨恨他,以前的她,见到他这个父亲的第一反映便是跑过去抱他,即便雪贵妃在一旁提醒她不可无礼,莫要忘了规矩,可是每次她依旧如此,其实他是享受那样的父女之情的,虽然是一国之君,可他也是一个父亲,在自己的孩子面前,他不想做什么一国之君,只想做一个父亲。

    “起来吧。”皇上忍着心痛道。

    百里凤舞起身,看向父亲,嘴角扬起一抹笑容道:“儿臣多谢父皇为女儿选了这么好的一门婚事,女儿定不会辜负父皇的厚爱,定会与南华国太子好好在一起的。”

    “舞儿,父皇知道你心中有怨恨,可父皇做这些,真的都是为了你好。”皇上知道,此时说这话,女儿和雪儿都不会信,可他还是想说。

    百里凤舞依旧带着笑容道:“父皇说笑了,儿臣怎敢怨恨父皇呢!儿臣感谢父皇都来不及呢!南华国太子妃的身份,那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能落到女儿头上,是女儿三世修来的福气,女儿会珍惜的。”

    “舞儿——”

    “父皇,吉时快要到了,女儿该换喜服了,还请父皇先出去。”百里凤舞恭敬却疏离的语气让皇上心痛不已。

    看着女儿道:“父皇是真的希望你能幸福。”无奈的叹口气,离开了。

    当蓝宇灏来到皇宫,众人纷纷对他祝福。

    蓝羽辞也随哥哥一同进宫来了,而萧墨尘身为右相,自然也在,二人相见,当眼神碰到一起时,蓝羽辞选择了撇开。

    萧墨尘见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丫头,还在生气呢?

    蓝羽辞忍着心痛与一位公主聊天。

    萧墨尘突然来到她面前,看着她道:“南华公主,本相可否与你单独说几句话?”

    蓝羽辞淡淡一笑道:“右相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孤男寡女的单独见面,怕是会被人说闲话。”

    “你少整这些没用的。”不由分说,便上前拉过蓝羽辞的手,将她朝外拉去。

    来到一处无人的地方,蓝羽辞不悦的甩开了他的手质问道:“右相还要将本公主拉去哪里?这里便没人了,右相有什么话便在这说吧!今日是我皇兄的大婚,我不想皇兄有需要的时候找不到我的人。”

    “那么多宫人,能需要你做什么?蓝羽辞,我这些日子去驿馆找你,你为何避而不见,你还在为那日的事生气?你未免也太小气了吧!”萧墨尘故意讥嘲道。

    蓝羽辞白了他一眼道:“别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本公主将你放在心上时,可包容你的一切,可当本公主不在乎你时,连看都懒得看你。

    之前你不是说我是个三心二意的人吗?之前我还不觉得,现在倒是觉得你说的挺对的,我这个人还真是这样,一开始喜欢七王爷,后来喜欢你,可是现在兴趣过去了,就不喜欢了,今日我便要跟皇兄一起启程回南华国了,想想便开心,幸好我看清了自己的心,否则真的嫁给了你,岂不是要为了你留在傲岳国,太不值了。”

    萧墨尘听到这话,心里竟很生气,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点点头道:“你能这样想就对了,本相的眼光那么高,的确看不上你,之前还在苦恼,你如此喜欢我可怎么是好,现在好了,听到你说这番话,我心中莫名的轻松,怎么说也是相识一场,就算不能做恋人,也可以做朋友。”

    “我看还是算了吧!和你这种风流之人做朋友,我觉得还挺丢人的,我可是堂堂南华国长公主,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交友也必须交那种很正义的人,而你显然不符合我的交友标准,今日一别,以后还是莫要再相见了。”蓝羽辞一脸嫌弃道。

    萧墨尘听了不悦道:“我说蓝羽辞,你未免也太无情了吧!认识这么久了,我对你可说是关爱有加,好歹你也喜欢过我一场,如今竟连朋友都不愿与我做,你未免太狠心了吧!”

    “难道右相没有听说过,最毒妇人心,女人都是狠心的,我这才哪跟哪啊!行了,我也不和你废话了,我还要去看皇兄和未来皇嫂行新人礼呢!你们傲岳国人结婚是怎样的,我还不曾见过呢!”话落便要转身离开。

    萧墨尘见状,急忙伸手去拉她,拉过她的芊芊玉手,手中力道有些大,蓝羽辞没有防备,便顺着这股力道,跌进了他的怀中,在她扬起小脸,而萧墨尘低下头的时候,二人的唇便这么不期而遇的碰到了一起。

    震惊,熟悉,心跳加速,萧墨尘的脑海中划过一些模糊的画面。

    蓝羽辞没想到会发生这一幕,心跳如雷,为了不被她发现刚才自己的谎言,一把推开萧墨尘,不悦的瞪着他。

    萧墨尘赶忙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一幕,其实我对你没有那个心思的,你一直都知道。”说出最后两句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萧墨尘,你就是个无耻之徒,我没有与你做朋友是对的,哼!今日一别,后会无期。”故作气愤的转过身,泪如雨下,怎么也控制不住,为了不让她看到,赶快迈步跑走了。

    看着蓝羽辞跑走的身影,萧墨尘打了下自己的嘴巴道:“这张嘴啊!”

    在众人的见证下,蓝宇灏和百里凤舞举行完了傲岳国的成亲礼仪,准备起身去南华国。

    皇上率领文武百官给他们送行,将他们送出皇宫。

    蓝羽辞和洛颜儿走到一处无人的地方。

    “羽辞,你真的就要这样离开了吗?你和右相感情怎么办?”洛颜儿询问。

    蓝羽辞淡淡一笑道:“我与他注定无缘,我也不强求了。”

    “羽辞,右相那个人有时就是嘴不好,言不由衷,但我觉得他心里是在乎你的,你看他今日一直在看你,知道你要离开,总觉得他的眼神里有不舍。”洛颜儿觉得二人真的很般配,就这样放弃了,真的挺可惜的。

    蓝羽辞淡淡一笑道:“颜儿就莫要撮合我们了,我心意已决,不会再留在傲岳国了,出来好久了,真的很想念父皇母后。”然后从衣袖中拿出一个荷包道:“希望颜儿能将这个帮我交给萧墨尘。”

    洛颜儿接过来,点点头:“好,我会交给右相的。”

    “谢谢。”然后给了洛颜儿一个大大的拥抱道:“能认识你这个朋友,我真的很开心,我们有缘再见。”

    “山水有相逢,我们定会再见的。保重。”

    “你也保重。”二人相视一眼笑了。

    蓝羽辞朝着南华国的队伍走去。

    百里御风和萧墨尘负责将他们送出城。

    以前总觉得从宫门口到城门口挺远的,可是今日却觉得很近,没走一会儿,便出了城。

    一番叮嘱之后,看着南华国的队伍远去。

    百里御风很不舍自己的妹妹。

    而萧墨尘的心里也有说不出的滋味,不知是不舍还是心痛。

    “真的就这样放南华公主离开了?”百里御风问。

    萧墨尘不屑一笑道:“这话说的,我从未得到过她,何谈放开一说?”

    百里御风摇摇头道:“希望你以后莫要后悔。”

    “且!我告诉你,没有这个刁蛮公主在身边,我感觉呼吸都是舒服的,我终于自由了,轻松了,这些日子被这个刁蛮公主烦的都快要爆炸了,今晚定要约上一群好友,好好的聚聚。”萧墨尘开心道,可心里为何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呢!

    “回去吧!”百里御风也不想多劝,感情之事,必须自己发现自己的内心,方能去面对,否则别人说再多都没用。

    萧墨尘和百里御风分开后,本是要回右相府的,可却不知不觉来到了驿馆前。

    看着驿馆紧闭的大门,忍不住叹口气。

    刁蛮公主真的走了,人去楼空,连门口的守卫也撤走了。

    脑海中忍不住出现之前和蓝羽辞在一起的一幕幕。

    “右相。”一道清脆好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萧墨尘立刻转过身,眸中的喜悦在看到面前人的那一刻,消失不见:“七王妃。”

    洛颜儿捕捉到了他眸中的那抹失望,打趣道:“若是心中不舍羽辞,现在去追还来得及,你去追,她定会为你留下来的。”

    萧墨尘却故作轻松道:“七王妃说笑了,那个刁蛮公主走了,我别提多轻松了,为何要去追她?我可不想再继续被她虐了。”

    “希望这些话不是因为你嘴硬才说出来的,也希望你莫要后悔。来找右相是受人之托,这是羽辞临走前让我交给你的。”洛颜儿将蓝羽辞给她的荷包交给了萧墨尘。

    “什么东西,这般神秘,直接给我不就好了。”接过来打开。

    里面是一根红线,看到这根红线,萧墨尘立刻想起来了,这是大年初一那晚,在月老庙外的街上买的,当时她要给自己戴上,自己却拒绝了,如今走了,还留一根红线给自己,是什么意思?

    在看看荷包,发现里面还有一张纸条,拿出来看:萧墨尘,谢谢你在傲岳国这段时间的陪伴,认识你很高兴,我知道这根红绳你永远都不会戴,但还是想送给你,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完成自己心中的一个小小的心愿,我就当你戴上了,今日一别,或许永不会再见,祝你早日找到让你心仪的女子。保重。

    看着纸条上的字,萧墨尘的心情有些沉重。

    洛颜儿见状问:“是不是想去追羽辞?你现在去还来得及。”

    萧墨尘收起信和红绳道:“七王妃什么时候改行做保媒拉纤的生意了。这无非就是一封告别信,又不是告白信,我又何必自作多情的去追呢!再说了,我也不爱她,在宫里的时候,我们都把话说清楚了,她说我连做她朋友的资格都没有,何况是她的驸马呢!她已经看清了自己的心,根本就不爱我,所以我也不去自找没趣了,反正我也不爱她。”

    洛颜儿白了他一眼道:“有时觉得右相这个人挺精明的,看别的事情看的都挺透的,为何到自己身上,却看不透了呢!她不想和你做朋友,是因为她爱你,不可能只把你简单的当做朋友,她的心思你怎么就不懂呢!”

    “不管她是什么意思,现在都不重要了,她走了,我也不爱她,就这样挺好的。七王妃有这些时间,还是多和御风培养感情吧!我的事就不牢七王妃操心了。”萧墨尘痞痞的笑道。

    洛颜儿白了他一眼道:“你就等着后悔吧!朽木不可雕也。”摇摇头离开了。

    萧墨尘将荷包收起来,开心道:“去喝花酒。”

    宫里的宴会结束后,玉嫔却悄悄将叶沐蓉请到了自己的寝宫。

    叶沐蓉一脸戒备的看着玉嫔质问:“玉嫔娘娘请沐蓉过来有何事?”

    玉嫔嘴角勾着友善的笑容道:“叶小姐不必紧张,本宫请你过来没有恶意,就是想和叶小姐闲聊几句。”

    叶沐蓉是个直脾气的人,如今她这个样子,总觉得别人接近她都是为你看她的笑话,所以对别人都有防备,竖起浑身的刺。

    “我与玉嫔娘娘从未有过交情,玉嫔娘娘突然请我来,还是悄悄过来,如此见不得人,只怕是别有用心,玉嫔娘娘就不必拐弯抹角了,说出你的用意吧!沐蓉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玉嫔见状,也没有心情再与她寒暄,点点头道:“好,既然叶小姐快人快语,那本宫也就不拐弯抹角了,今日请叶小姐过来,是想请叶小姐帮一个忙,也是在帮叶小姐自己。”

    “帮忙?沐蓉如今落到了这般田地,还有人找沐蓉帮忙,玉嫔娘娘是不是太看得起沐蓉了?”叶沐蓉讥嘲道。

    “叶小姐无需对本宫有敌意,叶小姐的遭遇,本宫都听说了,其实本宫挺同情叶小姐的,其实本宫与叶小姐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共同的敌人?洛颜儿?”叶沐蓉猜测,因为在她心中只有一个敌人,就是洛颜儿。

    玉嫔点点头:“没错,就是洛颜儿,实不相瞒,在入宫之前,我喜欢的人是七王爷,曾主动上门找过他,可他却拒绝了我,后来我只能进宫。

    我以为七王爷对女人不感兴趣,倒也没有什么怨言,可直到洛颜儿嫁给他后,我才知道,他不是对女人不感兴趣,而是自己未能引起他的兴趣,因此便很嫉妒洛颜儿,所以才会几次三番的讥嘲取笑洛颜儿,本以为没什么事,结果七王爷却将此事记在了心上,竟找到机会,把气撒在了我哥哥的身上,想必我哥哥的死,叶小姐也听说过吧!”

    叶沐蓉点点头:“所以你恨表哥?因为是表哥害死了你的哥哥。”

    “不,我恨的人是洛颜儿,如果不是她迷惑了七王爷,七王爷怎会为了她除掉我哥呢!所以我一定要除掉洛颜儿为我哥报仇。”玉嫔眸种闪着愤怒和怨恨。

    “想要除掉洛颜儿谈何容易,我因此事被表哥和姑母训斥,不日便会离开京城,回青州,我是再也没有机会除掉洛颜儿了,不过玉嫔娘娘还有机会的。”叶沐蓉冷冷一笑道。

    “七王爷不会让洛颜儿接近本宫的,洛颜儿对本宫也有提防,所以本宫根本就没有机会。”玉嫔无奈道。

    “那娘娘找我帮忙,是希望我杀了洛颜儿?你觉得洛颜儿对我没有提防吗?”叶沐蓉讥嘲的笑道。

    “只要叶小姐愿意,比我有机会,若是此计能成,定能顺利除掉洛颜儿。”玉嫔嘴角扬起一抹阴险狠毒的笑意。

    “什么办法?只要能除掉洛颜儿,我愿意一试。”叶沐蓉现在对洛颜儿恨之入骨。

    玉嫔眼底闪过一抹计谋得逞的得意之色,立刻让叶沐蓉上前,与她商议此事。

    次日

    叶沐蓉来到雪贵妃的寝宫。

    “姑母,你还在为凤舞的事伤心吗?姑母别难过,凤舞一定会幸福的。”叶沐蓉安慰道。

    雪贵妃叹口气道:“姑母真希望你们永远不要长大,永远留在姑母身边。”

    叶沐蓉淡淡一笑道:“可是人都会长大,沐蓉今日来看姑母,也是来向姑母辞别的,沐蓉打算明日便和高端一起回青州,希望父母能接受他。”

    雪贵妃听了更难过了:“你也要走了,也好,人人都羡慕京城的繁华,却不知,离开京城的天地更自由广阔。沐蓉,经过这件事,姑母希望你能真的放下,只有放下,才能快乐。”

    叶沐蓉点点头:“姑母放心,沐蓉已经知道错了,今日来便是想与姑母说,之前那样对洛颜儿,我觉得挺对不起她的,若是可以,希望能坐下来,好好的向她道个歉,希望她能原谅我,下次再见,我定能叫她一声表嫂。”

    雪贵妃听了欣慰道:“你能这样想,就太好了,你的确应该向颜儿当面道歉,上次的事,你也未能当面与她道歉,这次的事也是,若是你愿意,姑母这便让人请她过来。”

    “沐蓉愿意,就有劳姑母从中撮合了。”叶沐蓉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一脸的友善。

    “好好好,流珠,你这便派人去七王府请颜儿来。”雪贵妃很开心。

    “姑母,可否让洛颜儿一个人来,不要让表哥知道,若是当着表哥的面,我怕自己会紧张,害怕,说不出口。”叶沐蓉低着头,一副担心的模样。

    雪贵妃点点头:“好好好,都依你。”只要她肯认错,什么都好说。

    于是一个时辰后,洛颜儿来到了雪华宫。

    雪贵妃立刻与她说了让她过来的原因。

    洛颜儿听说叶沐蓉要道歉,挺意外的,忍不住留了个心眼,但面上却故作亲切道:“都是一家人,什么道歉不道歉的,我从未怪过沐蓉表妹。”

    雪贵妃听了很开心:“颜儿大度,你不怪沐蓉,母妃很开心。”

    “姑母,沐蓉想亲自沏茶向七王妃道歉,以表示自己的诚心。”叶沐蓉说。

    雪贵妃高兴道:“好好好,都依你。”

    洛颜儿见状赶忙开口道:“母妃,还是让颜儿来吧!沐蓉表妹亲自来道歉,颜儿已经很开心了,为了表示颜儿真的未生沐蓉表妹的气,颜儿愿亲自沏茶。”

    “这——”雪贵妃看向叶沐蓉。

    叶沐蓉笑道:“早就听闻七王妃善茶道,沐蓉今日能有幸尝到,很是幸运。”

    看到叶沐蓉如此懂事,雪贵妃很欣慰:“那好,就辛苦颜儿了。”

    “母妃和表妹稍等片刻。”洛颜儿下去准备了。

    叶沐蓉看着洛颜儿的身影,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她是故意的,知道洛颜儿对她会有所怀疑,所以故意说沏茶,目的就是让洛颜儿抢走沏茶的差事,这样她才能进行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很快洛颜儿端着三杯茶水进来了。

    叶沐蓉见状,立刻迎过去:“我帮你。”

    洛颜儿点点,视线却一直在叶沐蓉身上,生怕她做手脚。

    叶沐蓉将茶水放到桌上,将里面三杯茶亲自拿出来,一杯递给雪贵妃,一杯递给洛颜儿,自己端了一杯。

    雪贵妃看了眼二人道:“今日看到你们能坐到一起,这般的友爱,我真的很欣慰。”

    “姑母,之前是沐蓉不好,做了对不起表嫂的事,让您失望,今日沐蓉借表嫂的茶,向您和表嫂陪不是。”叶沐蓉懂事道。

    雪贵妃欣慰的点点头:“看到你这般懂事,姑母真的很开心,今日将这茶水喝了,以前的不愉快便统统忘记。”

    洛颜儿和叶沐蓉点点头。

    就在大家都端起茶杯时,叶沐蓉看向雪贵妃的茶杯道:“姑母,为何你的茶与我们的不同呢?”

    雪贵妃看向洛颜儿。

    洛颜儿淡淡一笑道:“颜儿知道母妃近日为了凤舞的事伤心难过,所以颜儿特意为母妃沏了一杯玫瑰花茶,可缓解抑郁,温胃健脾。”

    雪贵妃听了很是感动:“颜儿真是有心了。”然后看向叶沐蓉道:“颜儿有所不知,沐蓉最喜欢喝花茶,母妃可否将这杯花茶送给沐蓉喝?”

    “若是沐蓉表妹喜欢,颜儿可再帮表妹沏一杯。”洛颜儿说。

    “不必如此麻烦了,母妃与沐蓉换便好。”雪贵妃立刻将自己手中的茶杯与叶沐蓉交换了。

    洛颜儿想阻拦的,可既然母妃已经换了,便也没多说什么,但总觉得叶沐蓉这么做别有用心,具体什么用心,她一时却猜不到。

    “快点喝吧!凉了就不好喝了。”雪贵妃看向二人,心情大好。

    三人喝下杯中的茶水。

    放下茶杯后,雪贵妃拉过二人的手道:“喝了这杯茶,我希望你们——”下面的话未说完,便见雪贵妃脸上出现痛苦的表情。

    “母妃,你怎么了?”洛颜儿担心的问。

    “姑母——”叶沐蓉担心的唤道,立刻上前。

    雪贵妃的身子往后倒去。

    流珠和洛颜儿,叶沐蓉赶忙上前搀扶住了她。

    “母妃——”

    “姑母——”

    “快传御医。”流珠还算冷静。

    这件事很快便传到了皇上那里,皇上得知后立刻赶来了雪华宫。

    自从出了百里凤舞的事后,皇上便没有来过雪贵妃这里,怕雪贵妃埋怨他,不肯见他。

    没想到今日会出这种事,自从她进宫以来,皇上对她的保护无微不至,即便自己受伤,也不会让她受一点点伤害,何人竟敢如此不知死活,若是被查到,定斩不饶。

    御医诊断后一脸惶恐。宫里的人都知道皇上对贵妃娘娘的在乎,只怕说出这番话,小命不保啊!

    “说?”皇上见御医吞吞吐吐的,气愤的吼道。

    御医战战兢兢的回道:“回皇上,贵妃娘娘中了剧毒,而且此毒极其罕见,微臣,微臣等人并无解毒的办法。”

    叶沐蓉听到这话很震惊,怎么可能,玉嫔明明说这毒药不会对人体有任何的伤害,御医可轻易解掉,利用洛颜儿的手下毒,是要让皇上除掉洛颜儿,怎么会是剧毒呢!

    皇上听了愤怒的握起双拳,声音冷漠至极:“你们身为御医,连贵妃都救不了,朕要你们有何用?来人,将这些人全部拉出去斩了。”

    “父皇且慢。”百里御风的声音传来,然后便见他急匆匆的走进来。

    “风风——”看到他来,洛颜儿害怕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下来。

    百里御风来到她身边,拥过她的肩温声安抚:“别怕。”得知母妃出事了,还是与叶沐蓉,颜颜一起用茶出事的,他担心是有人陷害颜颜,便急匆匆的赶来了。

    “父皇,当务之急是先找出凶手,帮母妃解毒,而不是责罚御医们。”百里御风沉稳道,母妃中毒,他也很担心,可担心解决不了问题,现在要做的是冷静,帮母妃找到解药。

    皇上扫了眼众人,质问道:“贵妃中毒前,与谁在一起,用了什么东西?”

    流珠回道:“娘娘中毒前与七王妃和沐蓉小姐在一起喝茶聊天。”

    叶沐蓉从惊恐中走出来后赶忙说道:“姑母喝了茶之后便昏倒了,而茶水是七王妃亲手沏的。”

    “检查茶水。”皇上冷声下令。

    御医立刻照做,检查之后,禀报道:“回皇上,贵妃娘娘所喝的茶水中的确有剧毒。”

    皇上眼神冷冽的看向洛颜儿:“七王妃,你有何要解释的?”

    “父皇,颜儿没有给母妃下毒。”洛颜儿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茶水是她亲手沏的,视线一直未曾离开过茶水,怎会有毒呢?

    “你说没有下毒,谁能证明?”皇上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