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爆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妖女策天下 > 第三百五十二章:这样,很好(4更)
    宇文璃穿着还是那一身银色锦袍,然而此刻却污渍斑斑,没有了那一度风华的样子。

    昏暗的牢房,斑驳的土墙,潮湿泥泞的地面,腐烂发馊的稻草,还有空气中的咸腥味儿,和偶尔传来老鼠的吱吱叫声,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宇文璃,此刻的他有多么的狼狈。

    然而宇文璃却好像完全接受了这种环境一般,他背靠着墙面,一条腿平身,一条腿微微曲起,手臂搭在曲起的膝盖上,仰着头靠在墙壁上,定定的看着牢房门。

    说是看着牢房门,也不确切,他双眼毫无聚焦,似乎透过牢房门,看向很远很远的过去,和很远很远的未来。

    一直到听见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宇文璃那浑浊的眸光才隐约透出一丝光亮。

    他知道,她来了。

    白丹青陪同云卿浅一起到了牢房中,但是却没有跟着云卿浅深入,而是站在了牢房门口。

    云卿浅独自走到了关押宇文璃的牢房门口,俏生生的站在那里,美的仍旧让宇文璃移不开眼。

    只是她疏远而冷淡的眼神,刺痛了宇文璃的心。

    “浅浅,能不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云卿浅忽然就移情别恋了。

    为什么那经常拦着他马车娇俏可爱的女孩一转眼就对他恨之入骨了?

    为什么那口口声声夸他好看,对他心仪的少女,却忽然与他反目成仇了?

    云卿浅淡淡回道:“宇文璃,我给你过你和君天璇机会,我没有杀你,也没有杀君天璇,若是你们二人不对我心怀恶念,你仍旧可以继续自己以后的人生。不至于沦落至此。”

    “人生?呵呵……”宇文璃嗤笑道:“你认为成为女人的裙下之臣,会是我宇文璃想要的人生么?浅浅,你可真是知道如何能刺痛我啊。”

    她让他一路高歌凯旋的进入了东周腹地,她让他感觉一切都尽在掌控胜利在握,她让他看到自己的梦想近在眼前!

    然而就在他喜不自胜的时候,她又残忍的打破了他所有的幻象!

    让他从高高的九霄云端,重重的摔落进十八层地狱!

    她用了他教过她的战术,用了他用过的计谋,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还不够,所有的阴谋诡计,她都加倍奉还。

    “云卿浅,你为何对我如此残忍,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爱,从来就不比穆容渊少。不然我也不会直到现在都没碰过你一下!”

    云卿浅垂眸看着宇文璃,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宇文璃很可怜,爱而不得,求而不能,众叛亲离。

    云卿浅没有回答宇文璃的问题,只淡淡开口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你,陛下仁德,也不会杀你。他会留着你,让你亲眼看着东周如何昌盛,新帝如何盛名。而这一切的一切,都不用拿圣女来交换!”

    宇文璃猛地瞪大双眼,他试图挣扎起来靠近云卿浅,然而却发现四肢无力完全站不起身。

    宇文璃只好努力大喊着:“浅浅,你以为我要得到你只是为了你是圣女吗?我是真的爱你,我爱你啊!我对你的爱从来就不比任何人少,不比任何人少!”

    云卿浅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听到宇文璃歇斯底里的表白,云卿浅只平淡的回到:“那么你带着对我的爱,和君天璇行夫妻之礼的时候,是何种心情呢?”

    一句话问的宇文璃哑口无言。

    云卿浅笑了笑,这是她进入牢房后的第一个表情,笑容平淡,没有对失败者的嘲讽,也没有对宇文璃的示爱表示出喜悦。

    就那么云淡风轻的一笑,仿佛所有的一切,她都置身事外,是一个局外人。

    “宇文璃,带着目的的爱,终究会因为其他的目的而摒弃。带着利益的爱,终究会因为更高的利益而移情别恋。你的爱,从来就不存粹!”

    云卿浅说完便准备转身离去了,她发现,看到宇文璃身陷囹圄,她并没有现象中那么开心。所有的情绪都变得十分平淡。

    宇文璃在她心中再也惊不起一点波澜,爱没有了,恨,也没有了,他就像生命里形形色色的过客一般,留不下一点痕迹。

    这样,很好……

    宇文璃见云卿浅离开,手脚并用的爬向牢房的门,大喊着:“浅浅,浅浅你不爱我就恨我吧,恨我吧!不要忘记我,不要忘记我……不要……”

    ——

    天康二年,西陵百万雄兵深陷东周,再无一战之力,西陵国土被东周尽数吞没,史上再无西陵国!沉煞扛敌有功,被封为平西侯盘踞乌月城,然,此为后话暂且不表!

    ——

    沛阳城大捷的消息传到临南城的时候,整个临南城都欢喜雀跃,然而穆容渊却没有收到消息。

    因为他应尉迟翊之约,进入了鬼蜮,来到了忆湖。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情景,熟悉的套路,唯一不同的是双方的人质。

    尉迟翊押解着穆容壑站在忆湖的南边。穆容渊也押解着尉迟翎在忆湖的北边。

    双方准备交换手上的人质。

    尉迟翊一脸狞笑的看着穆容渊,开口道:“穆容渊,你我之间,是没有什么信任可言了,也不必扯那些虚晃的。我们就在这忆湖之上交换人质好了!你我二人将他们同时扔到忆湖之上,然后互相接住对方扔过来的人,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对方暗下杀手了,因为稍有不慎,就会落入湖中尸骨无存。呵呵,你觉得如何?”

    穆容渊心中冷笑,前世是尉迟翱,今生换成尉迟翊,这兄弟俩连说词都不带变的。

    与眼下交换人质相比,穆容渊更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给南滇出谋划策,这种卑劣的手段,前世害死了他大哥,今生又来害他。是谁这么恨他们穆家?

    若说前世,或许是宇文璃,可今生宇文璃已经自顾不暇了,他没机会也没时间给尉迟翊出这种馊主意。

    那么今生这幕后之人,到底是谁?

    “怎么?堂堂威武候不敢交换人质么?”尉迟翊用言语讥讽着穆容渊。